正文 第25节:尹府来了小表叔

《霸艳》作者:谁是谁的傀儡娃娃
    被抓到一条虫子了,娃娃对辈份真的很糊涂的,谢谢大大的提醒!我改回来了,现在对了么?

    **************

    从宫里回到尹府,下轿子的时候看到门前停了轿子,锦娴神秘兮兮的说她知道来了什么人,一心的等锦宁问一句“来谁了”,却不想锦宁的心里一直疙瘩着香雪丫头,所以“哦”了一声后,什么也没有问,把锦娴气的脸蛋通红。

    尹世龙进府后就随老夫人快速的走向一处去了,锦娴拉着锦宁本也想去看看,却不想正好撞在了安国公主的小腿上。而就在安国公主让喜夫人带二孩子去吃点糕点什么的时候,锦宁发现,香雪从走廊一头走了过来,当时候锦宁的眼睛猛的变大了一下,因为她看到香雪出来的方向,是从府邸内向外出,而不是从正门向内进的,也就是说,她早就已经先到了,可是,这,可能吗?

    锦宁想过轻功一类的东西,但是看看这身板近乎粗笨的大脚丫头,还是不觉得她是什么武功高手。

    锦宁本就对新人什么人没有兴趣,而锦娴一听有糕点吃,也就再不要跟着尹世龙那去了,就由香雪和喜夫人带着,去了流花雅馆里。

    在长廊上走的时候,她们到是和那刘恬一家远远的遇上了,小男孩还很流氓的对着锦宁姐妹吹了声口哨,一旁拉着的女人直赏了他后脑勺几巴掌。

    “那个没有规矩的人是谁?”锦娴扯了扯香雪的手,却是回头问着喜夫人。这喜夫人就是老夫人指过去的丫头喜儿,也就是大房尹秀忠的二夫人,因为老太爷一早就说过,最好不要随便碰二小姐的身体,所以她只是跟在香雪和锦宁锦娴身后,并没有敢去拉她们的小手。她知道,她名头上虽然是夫人,但是要她死,主子门随便说一句就是了,所以她,要处处的小心才是。

    “是奶奶说的那个亲戚吗?”锦娴见喜夫人半天不说话,自己言语道,“我就听奶奶说有亲戚要来,不过没有想到有个没规矩的小子!”

    “恩,他是你奶奶刘老夫人的兄长的儿子,排起来,娴儿小姐应该叫表叔叔!”喜儿说句话,头却是左右看了看,像似这话有什么见不地人,怕人听了去似的。

    “我才不要叫他表叔叔呢,我不喜欢他!”锦娴小脑袋左右晃荡了几下,嘴巴很可爱的嘟了起来,一手却挣托香雪,跑到锦宁这一侧,道,“宁儿宁儿,我们还是先不吃东西,先去爷爷那看看吧!”

    锦宁本对新来什么人没有兴趣,可是一想,多了解些事,对自己寿终正寝的把握会越大,也就点了点头。喜夫人面色微变,可是见香雪没有开口说半句话,却是转了身,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在尹家,这双孩子才是未来的希望,谁要是现在得罪了,将来万一其中谁接受了老太爷的位置,那就不会有好果子吃。她把香雪的不说话,当成了绝对的顺从和讨好。

    锦宁姐妹,就在门口处偷偷的看起来。

    永昌堂中,刘恬带着女人孩子,就地而跪,本来依照他和刘夫人的关系,是不需要行跪这样的大礼的,但是这人的奴性,已经让他的男儿膝盖软了,再对上尹世龙威严清冷的眼神的时候,他就不自觉的跪了下去。

    刘老夫人面色变了变,眼角余光扫了眼自己的男人,没有言语,连声起都没有说出口。她知道,很少人能在自己的男人眼神注视下而感觉不害怕的。

    “扶舅子坐了,茶!”尹世龙说的缓慢而简短,脸上神色,不冷也不热。

    那刘恬在一等丫头的搀扶下,才站了起来,堂中所有人都看到他的膝盖子打了哆嗦。不过当他眼睛扫过那搀扶他的丫头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死淫色。那些女人很不识趣的居然也站了起来,站到刘恬背后。

    “她们都是我的夫人和妾室,这个是我的通房丫头!”刘恬转了个身,笑着介绍那四位女子,他笑的时候,露出满口的黑牙,看来水烟没有少抽。

    “这是飞儿,是我三夫人生的,刘家现在也就这么一个孩子了!”刘恬一手拉过那小男孩,推到自己前头,说道,“你这孩子,快,快叫姑父老爷,快过去磕头!”

    那叫刘飞的孩子抿紧着嘴,似有几分不乐意,刘恬在他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直疼的孩子杀猪一般的嚎哭起来。

    “罢了!”尹世龙挥了挥手,示意免去了那些个繁文缛节,他稍客气的直问道,“你这次来,是为了何事啊?”

    刘恬楞了下神,眼睛看向自己的妹妹刘氏,见刘氏冲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心里也就明白了几分,怕是妹妹还没有和这妹夫说起自己来投奔的事情。

    刘恬不是聪明人,但是却也机灵,料想妹妹不说起,自然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应下来,所以他心里略微一盘算,起身,双手交合起躬了躬身子道,“前阵子,老家那出了些贼人,专门的抓一小孩子去卖,已经有好几户人家的孩子没了踪影,官府虽然查了,却失踪抓不到人,我怕飞儿有个三长二短,对我祖宗不起,就卖了屋子和田产一类的,和孩子媳妇一起想来京都买座小宅子,做些小买卖,一类可以远离了不安地,二来也好离妹妹近些,想老父早死,若是他还活着,必然是希望我们兄妹间能多多联系的才是!”说到这里,刘恬装模作样的用袖子擦起眼泪来。

    老夫人听着心疼,也流了眼泪。

    刘恬继续道,“本以为一切都会安妥,却不想,在来京的路上遇了贼人,把大半财务洗劫一空,好在那些贼人到也是有良心之人,只是劫了货,却未曾伤害家人,这才让我能留着命见到妹夫老爷和妹妹啊!”刘恬说到这里,已经是泪流满面了,那充血的眼睛,在泪水的迷糊下,几乎成了一条流水的小缝。

    一旁听着的几房媳妇,也或真或假的唏嘘了起来。老夫人更是用手绢频频擦拭眼角。

    “好了,好了,人活着就好,哭个什么劲头,你们这些女人,真是……!”尹世龙不耐烦的喝道,却在眼睛看向门口处的时候,瞅到了二颗小脑袋。尹世龙心里暗暗一喜,知道是那二机灵鬼在外头起着好奇心。

    她们是他的宝,也可能是尹家将来的宝,所以这双孩子,他要从小培养起,为了避免她们也和坐着的这些女人一样的羸弱,尹世龙才既没有让她们的生母来照顾(尹家人都以为锦宁和锦娴是五房齐氏的女儿,并不知道之前的事情),也没有全部把二人托给老夫人,大都时候是亲自的带在身边。这既让他感觉到了生活的乐趣,也让他感觉到了尹家的希望。

    既然她们来了,何不让她们俩拿个主意,虽然是三岁大的娃娃,但是老话说,三岁看老!这既可以看出哪个丫头有做家主的能力,又能看看四下的儿子媳妇各自的反映。

    想到这里,尹世龙心里已经有了几分盘算,他伸出手,向问口招了照,慈祥的说,“娴儿宁儿,来,过来,到爷爷这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