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扭曲的脸

《穿越之我成了王语嫣》作者:一个大包
    游坦之急的大声道:“我什么都答应你快把阿紫放了吧!”

    丁春秋大喜:“很好!你是丐帮帮主我也相信你言出有信。第一件事你立即拜我为师从此成为我星宿派的弟子!”他此言一出站在丐帮中的游历奇和游咏立刻便脸上耸然动容。以他们对游坦之的认识程度自然知道他会不顾一切的盲目的去保护阿紫。

    果然游坦之想也不想的便朗声道:“好师父在上弟子庄聚贤磕头!”

    他这一跪不要紧在场的群雄登时哗然。谁也没料到堂堂的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居然会当着天下群雄的面向一个邪魔外道武林公敌下跪拜师。丐帮上至长老下至普通的无袋弟子每一个脸上都带着三分的气愤三分的悲哀和四分的无奈。自从乔峰离开了丐帮之后向来声望如日中天的丐帮变的混乱不堪龙不像龙甚至连一些下三滥的帮派都开始不把丐帮放在眼里了。

    现在好不容易又出了一个武功高强的庄聚贤人人都盼着能在新帮主的带领下好好的干一番事业扬一扬长期以来受的窝囊气。可是没想到堂堂的新任丐帮帮主居然如此的没骨气。不少真情慷义的丐帮弟子甚至转过身去悄悄的擦了擦眼角的泪他们是在怀念当初的乔帮主啊!

    在另一边地星宿派此刻却似娶新娘子般吹吹打打起来当真是热闹非凡。歌功颂德。阿虞奉承的声音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像什么星宿老仙一出日月就无光啦什么天崩地裂什么什么的直把一个老仙哄的一双慈眉善目眯的都快找不着了一只右手也在胡须上摸的勤快无比不知情的看起来倒更像是要扯胡须下来。

    众人正在议论纷纷之际阮星竹却眼睛红红的低声在段正淳耳边道:“你瞧瞧人家多么的情深义重若是你肯……”

    段正淳回身扶了她腰一把。示意她注意现在地场合和身份。阮星绣这才不说了。

    段誉呆呆的看着仍然跪在地上的游坦之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若是你在他人手上的话我也会向他下跪地。可惜……”

    我好奇无比的问道:“可惜什么?”心里却是感动无比。虽然像游坦之这样有些变态和做作。但那片真挚的心却着实让人感到心里暖洋洋的。

    “可惜这样地机会实在是少的可怜……现如今你的武功又不知道比我高出多少来我怕我没有从敌人手里把你抢回来这样的机会了。”

    我心下感动紧紧握住了他地手。一阵温暖从他手掌心中一直传到了我的心里带着淡淡的甜。

    游坦之磕了几个头。站了起来见丁春秋还没有放阿紫地意思急忙道:“师父你老人家快放了她!我什么事都可以做地。真地!”

    丁春秋冷笑道:“像她这样欺师灭祖的家伙哪里这么容易就放她?除非你将功赎罪。嗯你就先向少林寺方丈玄慈挑战。把他杀了吧!”

    游坦之迟疑地看了玄慈一眼。道:“那少林方丈与弟子无怨无仇。丐帮虽然与少林龙虎相争可也不必杀人这么严重吧?”他说话之间双眼一直盯着丁春秋的脸色。生怕他一个恼怒之下将阿紫杀了。现在阿紫仍然在他手下游坦之还得看丁春秋的脸色行事。

    果然丁春秋脸色一沉喝道:“你违抗师命说什么拜我为师我看全是假的!”唬的游坦之忙道:“是!弟子尽力而为便是只是那玄慈那少林派武功甚高弟子怕……师父你可千万不可伤害阿紫姑娘。”

    丁春秋淡淡道:“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去吧提着玄慈的人头来换阿紫的性命。”

    游坦之转过身来大声道:“少林寺的玄慈方丈你少林派向来是武林中各门派之。我丐帮是江湖第一大帮向来南北对峙不相统属。今天咱们却要分个高下胜者为武林盟主败者服从武林盟主号令不得有违!”明亮的眸子逐个向群雄望去:“天下的英雄好汉今天都聚在了这里有哪一位不服尽可以向武林盟主挑战。”这话说的甚是大气不过我猜不是他能说的出来的定有丐帮的全冠清在后面指点过。况且这话说的如此有深度有内涵又没有结巴磕绊以游坦之为人猥琐的智商来看根本他就会说:“这个大家今天都到了哈!我们丐帮和少林都是武林的头儿所以呢这个武林盟主自然要靠武力解决谁打赢了谁就是武林盟主输的人要听赢的人的。玄慈老和尚咱们打吧其他人你们不服的也可以下来一块打好了。”

    综上所述全冠清依然是丐帮的大毒草。

    游坦之和丁春秋两人的对话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的所以少林寺众高僧已是听的清楚明白无一不是感到十分的生气。可是眼前两人展现出来的又都不是一般高手所能达到的境界。况且还有种种邪门用毒的功夫所以少林寺的人无不对玄慈的这场争斗担心不已。

    玄慈沉默了一会双掌合什念了声佛号道:“丐帮数百年来一直以侠义著称乃是中原武林的侠义道天下英雄莫不瞻仰。贵帮前任帮主汪剑通帮主与敝派的交情一向甚好。庄施主新任帮主少林得讯迟了未能及时道贺怠慢了庄施主就此谢罪。还望庄施主看在本派一向对丐帮弟子和气亲善以及丐帮和少林数百年来的交情上不要伤了和气。”他话说到这份上已经有了低头服软的意味在里面。群雄知道玄慈方丈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无论丐帮出什么样的问题来刁难少林这场架都算是打不起来了。

    游坦之默然无语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之后忽然抬起头来大声道:“我大宋南有辽国西有西夏吐番北有大理四夷虎视眈眈这个……”原来是在回忆之前全冠清教给他的台词。不过看人群中全冠清隐约可见那张被气的扭曲无比的青皮脸心里的感觉真的很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