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帐暖人乏

《满朝凤华》作者:孤钵
    说着,小絮已经端了一个新的洗脚盆进来,这就要帮上官凛洗脚。薰清秋一把推开小絮,对上官凛说道,“就由清秋来为皇上洗脚好了!”

    上官凛瞪大了眼睛,小絮也张大了嘴巴。董清秋却抡起自己的衣袖,这就去脱上官凛的靴子,她看着上官凛得意地笑,你不是要让江妃知道你喜好男色吗?我看看你自己可受得了!

    薰清秋把上官凛的靴子脱了一只,只觉得上官凛肢体僵硬,显然是被自己吓得不轻,但脸上却保持着镇定,不肯示弱。上官凛知道,他这一示弱,就立马被董清秋占去上风了。

    薰清秋把他的两只脚按在盆里,放粗嗓子戏谑道,“刘兄怎么这么不自在?”她这一声刘兄,叫得上官凛直起鸡皮疙瘩,看得旁边的小絮更是直吞口水。

    上官凛强忍着,憋出几个字,“自在得很。”

    小絮看不下去了,对董清秋说道,“奴婢出去拿帕子。”灰溜溜地跑出去。

    薰清秋便揉了揉上官凛的脚,“刘兄的腿怎么这么僵硬?想来是国事操劳太甚,造成血流不畅,哎,一会儿到床上清秋帮刘兄好好按摩按摩。”

    她左一口“刘兄”,右一句“床上什么什么”,让上官凛原本威风凛凛的架势一下子荡然无存,他看着蹲在自己跟前,抬起头看着自己媚笑的薰清秋,只觉得头皮发麻。

    但上官凛既然已经说了要睡在这里。此时断然没有收回成命的道理。他慌不迭地把自己地双脚抽离出来,也不让董清秋擦擦,就说道,“薰卿,那就……一起睡吧……”说着这话,上官凛才觉得别扭。

    薰清秋这下更发现上官凛是纸糊的老虎,在宫里的时候又是捏自己的手,又是搂自己的腰,那都是假把式。差点把她吓倒,可一旦自己主动出击,这男人压根就和冯广一个德性,根本吓得要命。经不住挑逗,只是上官凛比冯广能忍罢了。

    我就看你忍到什么时候!

    薰清秋嘻嘻一笑,伸手去解上官凛的衣扣,“刘兄把外套脱了睡。要不早晨起来要着凉的。就让清秋代劳吧!”

    她麻利地解开领扣,伸手就去探他腰间的玉带,上官凛敏感地挪动了一下身子,喉咙里因为紧张而咽了一口口水。原本不可一世的君王。此时居然有些窘迫。上官凛地喉结剧烈地动了动,一双明亮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只是眼珠子有些慌乱。说实话。若不是上官凛一心要薰清秋的命。让薰清秋对他地印象坏到了极点。平心而论,此时的上官凛窘迫地竟有那么些可爱。

    薰清秋的手碰到上官凛的腰。只感觉到手指尖下地身体猛地一抽搐,薰清秋带着些许嘲讽的笑,有意识地更加嚣张去解他里间的单衣。

    上官凛挪了挪身子,下意识地舔了舔干燥的唇,揪住自己地领口,“薰卿你重病在身,就别太操劳了!”

    “怎么?皇上怕了?”董清秋见上官凛这模样,更是得意。

    上官凛躺在床上,迎着董清秋闪烁的目光,很是不甘心,一伸手忽而抓住董清秋细弱的手腕,一甩手就把董清秋从床外边给扔进了床里边。

    “啊!”董清秋被上官凛扔得七荤八素,本来就晕乎乎地头更加冒起金星来,差点没找清楚方向。“你干什么?”

    上官凛高声说道,“朕什么事没干过?这天底下就没有什么事能难倒朕,朕还怕一个男人不成?!”他这句话是恐吓董清秋,也像是给自己壮胆。

    薰清秋被上官凛翻倒在床上,只一错愕,就忽而又被上官凛重新把上风占了去,上官凛从董清秋地眼眸中也读出了一丝畏惧,进一步印证了他地猜测,不由冷笑道:“看来董卿也并不是很在行此道啊,我看是你怕了吧!”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只手横在董清秋地身上,另一只手半撑着身体,使得自己可以俯视董清秋。

    薰清秋不甘示弱,“哈哈,我会怕?我御男无数,连大将军那样,那样凶猛的汉子都不得不臣服于我,皇上我看你也就跟大将军差不多吧。”

    “你……”上官凛见董清秋又笑起,那笑让他十分窝火,他深吸了一口气,干脆反身压在董清秋的身上,“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个御法!”说着这话的时候,还气势十足,一副誓要将董清秋生吞活剥的样子,把董清秋着实吓了一跳,但当董清秋把手环上他的腰,感受到上官凛浑身一颤的时候,董清秋便知道上官凛根本就是强撑的架势。

    啊,最好把外边的冯广一起叫进来!”董清秋说着就喊道,“小絮,把……”这把字还没有说完,就被上官凛慌张把她的口给用手掩住,“行了!你就真不觉得丢脸么?!”

    薰清秋一脸无辜地看向上官凛,“皇上都不在乎自己的声誉了,清秋的这些算得了什么?再说了,皇上身上哪一处清秋没有看过!”董清秋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睑向下翻,像是要透过两人之间的缝隙把上官凛的下身看了去。

    上官凛被董清秋这目光瞧得发毛,听得董清秋这话更是惊奇地很,“你说你看过什么?”整张脸终于克制不住地变成了茄子色,“你是说……”他伸手钳住了董清秋的喉咙,“那天在后湖!果然是你?!”

    薰清秋没想到上官凛说变脸就变脸,直接恼羞成怒了。她当日留下鞋子和黑衣,无非是要警示上官凛有把柄落在旁人手中,如今她倒是不需要什么把柄了,她谅他也不敢把自己怎样。相反,看到上官凛恼羞成怒的样子,董清秋心里头不禁暗爽,直觉得现在的上官凛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你都看去了什么?!”上官凛很是紧张,明明高起的音量又被自己强行给压制下去,嘶哑着嗓子,低喘着望向董清秋,眼睛里头满是羞愤。

    “哦,也没看到什么,毕竟天太黑了,”董清秋察言观色,上官凛听到这句话脸色稍缓,还没有来得及舒一口气,就听董清秋又说道,“不过就是帮皇上把衣裳穿好了……”

    上官凛脸顿时又黑了,那天夜里头他只有一种冲动,醒来的时候便只看见自己衣衫不整,一只手握住自己的命根子,手上全是黏糊糊的。听薰清秋这样一说,只觉得头脑一热,轰得一声要倒塌了,“你……你竟然!太……太可恶了!”上官凛有些语无伦次,俨然变成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好像自己的私密被别人偷窥了去,惹得他方寸大乱。

    薰清秋没想到一向沉稳的上官凛会有这样的一面,不禁意外,正要取笑,上官凛手上一用劲,差点没把董清秋的脖子给拧断:“当日是你在酒中下了药,想让朕出丑!好啊,朕倒要看看你想怎么要挟朕!”他手上稍稍用力,董清秋的脸就涨红了。

    “好啊……你杀了我!看你怎么对付……对付江望寒!”董清秋憋着气嘴硬道。

    “你以为朕怕了江望寒吗?!他妹妹还在我手上呢!”上官凛露出凶神恶煞的表情,一双鹰目寒光逼人。

    “行啊……那就试试……”董清秋快要说不出话来,“拿你的江山做赌注……”

    上官凛微眯着眼,几乎是骑在董清秋的身上,看着身下这个比自己瘦小了一圈,只需要自己轻轻一用力,就能要其性命的男子,却偏偏下不去手。他不知道薰清秋用了什么法子说服江望寒,但是江望寒性子刚毅,虽然不至于就起兵反自己,但搞不好就会自立为王,边关自耕自养,并非完全依赖朝廷,一旦江望寒独立,会直接削弱楚国一半的兵力。

    上官凛手上的力气被董清秋虚弱的话给化得无影无踪,他的手一偏,往房间里的一角隅一掌劈去,只听见几声摧枯拉朽的破裂声,什么木制品直接在他的掌风之下变成了碎片。

    “董清秋!朕不是怕你,你要知道,朕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上官凛的话刚放出,身子就一歪,也不知身底下的董清秋几时有了那么大的力气,一脚把自己掀翻,也顾不得自己刚才还喘不过气来,这就朝发出声响的地方奔了过去。

    “天哪!我的绿绮琴!”董清秋听到那声音的时候,就已经敏感地意识到什么东西破了,等她亲眼看到她那价值连城的绿绮琴已经变成了碎片,那心叫一个痛啊。

    她蹲下身子,看着满地的木屑碎片,恨得牙齿咯咯响,“上官凛!你赔我的绿绮琴!”她直呼了他的名字。

    上官凛已经穿好鞋从床边走了过来,他对于董清秋不理会刚才自己那么有震慑力的威吓,反而抱着一堆琴碎片心痛不已甚至直呼自己名字而十分不满,脚直接踩在碎片之上,冷声道:“好啊,朕找把琴给你陪葬……”话没有说完,他的目光像是被什么给吸引住,定格在碎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