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卷二之第十六章 十个金币

《异世淘宝女王》作者:柳暗花溟
    阿德斯僵住了,脑子里有了点香艳的幻想。

    但这只是一瞬间,他立即明白孤儿只是要他的衣服,这样紧抱着他,也是怕胸前春光给他看到,不禁奇怪的有一些失望,又感觉有一丝好笑。

    “想租我的衣服穿吗?”他特意强调了那个“租”字,因为面巾被水打湿了,吐字有些不清。

    不过孤儿却听得清清楚楚,咬着牙道,“要多少钱?”

    “十个金币如何?”

    “你这样的破衣服,十个金币能买一马车。”

    “那好,我不租了。”阿德斯不慌不忙,做出抽身要走的样子。

    孤儿拼命抱着他,因为过度用力,整个身子都贴到了阿德斯身上,害得阿德斯心中泛起一阵不规则的跳动。这女人,她明白不明白这样在一个男人身上蹭来蹭去会有什么后果?何况她光着,而他只穿了一件湿透了的衬衣。

    “好,死佣兵,我租!”孤儿急忙道,“你真不讲道义,偷看我在先,我的衣服也是因为你才掉到水中的,我不找你赔钱已经很厚道了,你居然敲诈我!”

    “是啊。”阿德斯干脆承认,“不过你无力反抗不是吗?”

    死奴隶,还真直接!

    孤儿冷哼一声,这时候才感觉自己紧紧贴着他坚实的胸膛,他强有力的心脏跳动就在耳边响起,不禁浑身发烧,连忙低头看向水面,怕被他发现自己心里的波动。

    不过,他的心跳也有些不规则。时快时慢的,看他样子也不像个心脏病患者,这说明他心里绝不像他表面那么平静。说不定也有些异样。或者——动

    这让她有点得意,因为第一次被这个冷硬地男人无意识的承认了她的女性魅力。不过。这也有点危险。

    “你,看了我多久。”她暂时不想要衣服了,趴在他怀里挺舒服地。

    “从头到尾。”他撒谎,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看这女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可惜。这次他没看到。

    孤儿真想暴跳如雷,却极力克制自己,“现在我绕到你背后去,然后你把衣服脱给我。”

    “十个金币?”

    “十个!”

    阿德斯点点头,为能从精明地盈禄伯爵小姐手中压榨出钱来而感到心情愉快。他感觉孤儿紧贴着他的身体,慢慢转到他身后去,柔软的胸部挤压着擦过他的胸腹。

    这真是一种折磨,在这样暧昧的情况下,在这清凉地河水中。他们差不多算肌肤挨着肌肤,心跳贴着心跳。他的心希望立刻把她抱上岸去,他的脑子却阻止他这么做。

    他不该逗弄她的。结果最后受害的却是自己,现在他很佩服自己的自制力。不过。心底这样不平静是因为太久没有女人了吧?应该不是为她而动心。虽然伯爵小姐比一般女人可爱些,还有她那独特的相貌也很魅人。

    他是男人。如果一个男人面对一个**美女而没有点想法和反应,那一定是不正常的。可是——他以前面对这种情况完全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就算是爱西那样的火辣美人——

    他不能确定自己在想些什么,心里很麻木,于是干脆不想,耳边只有河水哗哗地流淌,还有她略有些发抖的声音。

    “好了,快脱掉你的衣服。”

    这话真容易让人误会!他去解扣子,发现手有点不稳,努力平息了一下气息,才完整地把衬衣脱了下来,反手递到身后。

    他身材比孤儿高大许多,孤儿穿上他的衬衣,下摆拖到了膝盖,不过因为她还在水中,所以要用手紧紧拉住。还好,他地衬衫是麻制地,又很肥大,现在虽然湿透了,却不至于让她凸点加透视。

    她不理他,努力趟着水向岸边走,才走到水深至膝盖的地方,河面上突然吹过一阵冷风,由于她穿着湿衣服,顿时打了个寒战,感觉陆地上倒不如水中暖和些。

    她转过身,看看眼睛根本不瞄向她地阿德斯——的裤子。

    “裤子要租多少?”

    阿德斯本来尽量让自己不去看孤儿窈窕的身礀,听到这话吓了一跳。这女人脑子里想些什么东西,让他光着上岸吗?!

    孤儿感觉出他目光的含义,吞吞吐吐的问,“你——都不穿内裤的吗?”话一出口,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哪有这样问男人话的,就算在地球,就算有无数悍女会这样说,可她却不会。

    果然,他看到阿德斯神情中有些恼怒,连忙又补上一句,但却是极其愚蠢的一句,“反正你是佣兵,我给你钱就好了。”

    瞬间,她感觉这个在今天性情柔软了些人男人,又变成了一块石头。她想道歉,想说那不是她本来的意思,可还没来得及,就被阿德斯一把扯进了怀里,禁锢在了他的双臂中。

    “你的意思是,只要你赏几个金币,佣兵就可以光着屁股招摇过市,贵族小姐只要付了钱,就可以为所欲为?自尊只是贵族的事,而自由骑士不需要,对吗?”

    她明明不是那个意思!可是此时陷入他玄冰样的蓝眼睛里,一时竞没有说出话。这男人,以前受过贵族的什么气,为什么敏感到这个地步?

    “好,我的裤子可以租给你,代价是——你!”

    他说着,忽然俯下头来吻她,可他忘记了脸上还带着湿面巾,于是两人的唇之间横亘着这样冰冷而潮湿,却无法突破的隔膜,无论多么热烈和愤怒也无法深入,阿德斯只能无奈又急切的辗转压在孤儿的唇上。

    这突如其来的吻,让孤儿也有一瞬间的失神,面对这样的侵犯,她甚至没伸出那遇袭就自动弹出的魔法刺。而且她发现她并不讨厌他这样,她讨厌的只是那层布,更讨厌他总是在愤怒时吻她,不过她无力挣扎,直到她感觉阿德斯的手情不自禁的从她的衣摆下伸了进来,火烫的掌心灼伤了她有腰肢。

    她使劲一抓,感觉阿德斯身子一僵,喉咙里也发出一声呻吟,胸前的光裸皮肤给抓出了五条血痕,而就在他稍稍放松的时机,孤儿双手摸到了他的脸上,抓住了那面巾的边缘。

    “我不租你的任何东西了,刚才说的十个金币也不给!”她很生气,不过不知道为什么。

    “你说什么?!”阿德斯气喘吁吁,脑子却清醒了些,不像刚才给激得发狂。贵族之于平民早就是这副德性,不是吗?他不该为她平时的表现所迷惑,说到底,她还是看不起人。

    ………………六六有话要说………………………

    明天早上点前必更。谢谢大家这些天容忍我。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