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分离

《欲穷千里目》作者:李锦银
    乔不遗原本是个孤儿,是阮叶的娘亲在隐居荷谷前路过一座断桥时看到的。当时的他尚在襁褓之中,除了哇哇啼哭,什么也不会。于是,阮叶的娘就把她带回来并尽心抚养,收为义子。

    说到收为义子这一点,阮叶真的是很郁闷,哪有姑娘自己还没出嫁生过孩子就先认个义子的?所以说,阮叶一直认为自己的娘亲是个很伟大很有个性的女子,不然哪会和丈夫前晚才洞房花烛,第二天一早就包袱款款地爽快走人的?

    其实,阮叶一直很好奇,自己的爹爹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是不是也像乔不遗一样,有温润的眉眼;是不是也像阿旭一样,有爽朗的笑声;她常常对着镜子找寻她和娘亲面容上的差异,幻想着这些不同是不是爹爹的遗传?

    不过,虽然自她出生开始,她的世界就没有爹爹的存在,可是她依旧过得很好。只是偶尔她仰起头,看着她美丽寂寞的娘亲的时候,她却知道娘亲不会有任何关于爹爹的事情可以告诉她。

    这个喜欢在窗前插一朵荷花,偶尔会和女儿说起江南的璀璨烟火的女子,语气之中,总有着似有似无的叹息。

    她唯一和阮叶说起过阮叶父亲的,不过是一句淡袅如烟水的形容:“你的爹爹,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子。”

    只此而已。

    至于其他,他们如何相识,如何相知,如何相爱,却又如何不得相守,这些阮叶很想知道的事情,她都只字不提。

    很多年以后,阮叶出谷的前一个晚上,她还在回想娘亲当时的表情。

    那时,她就那样坐在窗前。有清风拂面,吹过那窗棂上的荷花,淡雅幽静的清香便随之撒在人的脸上,肩头,她眉眼之间,除了淡泊宛然之外,还带着一丝空灵。她的眼睛望向窗外,不知视线投向了何处,只有那灿若红莲的双唇微启,轻轻地说着:“你的爹爹,是个长得很好看的男子。”

    阮叶的关于父亲的遐想,却因着这么一句话,而无限地发散开去。

    可是,相对她的热情而言,乔不遗却对从未谋面的父母没有丝毫的兴趣。

    他被抛弃的那座桥是一座断桥,根本不会有人走过,要不是恰好阮叶娘亲的丝帕被风吹到了桥上,他完全没有被人发现并带走的可能。为什么呢?生下了他却又不要他。

    虽然阮叶经常鼓动他:“说不定你的父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阿布你不要那么悲观嘛。”

    他只是轻笑了一声:“既然已经到了要丢弃孩子的地步,那想来那难言之隐也的确麻烦了一些,怕是现在,他们都不在世间了吧。”言语之中,却有着淡淡的决绝。

    阮叶给他驳得无话可回,的确,向来父母为了孩子舍掉性命也会的,可是,乔不遗却是被舍弃的那一方,那他的父母倒真有可能不在世间了。

    进行这些对话的时候,阮叶似乎刚满十岁,还不是很习惯本来叫作阿布的这个少年在十四岁这一年,给自己起了个名字,乔不遗。

    乔,是桥的谐音。不遗,是不希望再被丢弃的愿望。稚气如阮叶,却也能看懂这个简单明了的名字。

    “阿布,你有名字了哦。”十岁的阮叶声音也是娇憨软侬的。其实她还是很喜欢阿布这个名字的。每次三个人一起玩石头剪刀布的时候,只有他总是出布,即便每次都会输,他却依旧如故。

    十四岁的乔不遗却不置言,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石雕一般的清雅眉眼,恍如梦中。

    那时的荷谷,已经没有了阿旭。

    那天下午,阮叶回家后古诗自然还是不会背的,于是她娘罚她没有晚饭吃,还说要是第二天早上还是不会背的话,就连早饭也没得吃了。

    小小的女童一脸痛苦地抱着诗书在外面溜达,却还是一点也记不住。

    乔不遗的出现更加给她想崩溃的感觉。

    “干什么,我这里可没有笑话给你看。”她没好气地道。

    乔不遗摇了摇头:“看来我这么不受欢迎,那我带来的这条鱼也不会受欢迎了。”他说完提起手中还在蹦跳的鱼,一脸可惜地转身就走。

    “等等,等等。”嗜鱼如命,被乔不遗和阿旭笑言上辈子是猫的阮叶立刻丢下手中的书,直扑过去,将乔不遗大大地抱了个满怀。

    心里虽然把绝对是来看她笑话的乔不遗诅咒了一百遍,阮叶还是很兴奋地伸出了手——诅咒舀鱼来的人和姑娘她吃鱼是不冲突的。

    “看你那馋猫样,说你是猫投胎还真是一点也不为过。”阿旭忽然也从树丛旁边出现了,笑得一脸戏谑。

    阮叶是有鱼当前,男色靠边,撕了书本开开心心地就地烧纸生火烤鱼。

    直到吃饱喝足了,她才发现自己把没背会的那首诗也给烧了。

    正在哀叹明天早上的早饭也要没了的时候,收拾完东西的乔不遗和阿旭却齐声吟和了起来。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阮叶眨了眨大大的眼睛:“你们做什么,刺激我吗?哼,我告诉你们,这是没用的。”

    阿旭白了她一眼:“叶子,你真是个小人。”

    原来,他们是要帮助她背诗。

    那个晚上,三个年少的孩子围着火堆在草地上躺着,看着星空之中繁星点点,夜幕如墨,月色如水。有青草的气息环绕,有露水的气雾降临,面前有篝火跳动,天空有流星划过。

    阮叶听着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她总是会忘记的那一句“欲穷千里目”,终于也大声跟着念了起来。

    三个人的声音,在空旷而静谧的荷谷之中飘荡着,和着夜风,似乎飞到了很远的地方。

    背到后来,阮叶在笑,乔不遗在笑,阿旭在笑。跳动的火光,映进一双双年少纯净的眸中,却又多了欢乐的气息。

    “欲穷千里目。”是阿旭的声音。

    “欲穷千里目。”是乔不遗的声。

    “欲穷千里目。”是阮叶的声音。

    ……

    到了快天明的时候,他们这才各自分手回家。

    阮叶到家后顺利过关,兴高采烈地吃了早饭,她和乔不遗回自己的房间补眠。

    等到他们醒来再去阿旭家找阿旭时,已经是下午。

    然而,迎接他们的是一所没有人在的房子。

    阿旭和他娘,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阮叶回去问她娘,她娘却什么也没有说。

    于是,十年之前,在这个本来和往日一样的夏日午后,九岁的阿旭突然从七岁的阮叶和十一岁的乔不遗的生活之中,完全消失。

    除了那间空荡荡的房子,和房子里面丝毫未动的物事,没有任何东西证明阿旭和他的娘亲曾经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