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三章 舞者的战斗

《穿越去做假太子》作者:猫千岁
    对于艳静,苏离是知道的。

    她可以说是赵家班的现任头牌,同楚言那种飘逸中又奇异的混合着任性和哀婉的舞姿不同,艳静是一个很有力量的舞者,她的舞总会让人觉得有种潜在的力量蕴含在其中,像是一直都在试图的打破和挣扎着什么。

    苏离曾经看过艳静的一次舞蹈,也或许并不只一次,只是记忆中只有她在大淖跳的那一场罢了。

    齐王生日的那晚,艳静作为赵家班的头牌来代表赵家班表演,她的演出就被排在楚言之前。许是因为楚言也曾呆过赵家班的缘故,那晚楚言并没有适用她在漪音坊的那些伴舞,而是换成了赵家班的伴舞。这在某种意义上似乎也是宣告了楚言作为曾经的赵家班头牌的一种无法彻底割舍的身份和情感。于是那晚的楚言,便不仅仅是身为齐国的第一舞姬来跳舞,更是以赵家班曾经最无可替代的第一头牌来跳舞。苏离不知道从前楚言在赵家班的时候与艳静有没有过接触,但无论有或是没有,那一晚的艳静却无疑因为楚言而面临了一种极为尴尬的处境。

    她在楚言之前出来跳舞,随她之后出来的楚言不仅仅是当年人们奉在传奇的赵家班的头牌,更是如今漪音坊中的齐国第一舞姬,这样的身份差异使得艳静不可能不带有一种想要拼过楚言念头。所以苏离印象中那场赵静地舞。真的是跳得极为用心。那种生气,那种力量,都给一向对舞蹈并不用心的苏离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赵静的舞蹈,几乎就像是提前的带起了整个宴会的**一样,将人们的热情点燃到了极点。

    那时苏离很怀疑,楚言地舞蹈是不是能够掀起整个宴会的另一个**,苏离觉得这很困难,因为艳静所掀起的这个浪潮太高。而两者之间又没有丝毫的缓冲,苏离并不觉得观众还有余情去配合另一个**。而若真是如此,那么楚言无疑就要在这场没有宣战却已开打的战役中狼狈溃败。

    最终苏离没有想到,楚言的舞蹈并没有掀起另一个**,至少在她表演的时候没有,而或者她也从未想到要去掀起什么**。她只是像是盛夏时节的沁人心脾的凉气一般,缓慢而优雅地弥散在因为艳静的舞蹈而沸腾起来的人们中间。

    艳静跳舞的时候,其实气氛正好,接近了压轴地最后表演。观众的情绪很就很高,如果没有楚言,只以艳静来压轴的话,这也是一段非常完美的演出。算是适时的将众人地情绪引领到了最高地那点。

    然而楚言地演出却是完全的倍道而行,没有再去试图掀起另一个**,反倒一点点的将气氛压了下去。楚言跳舞地时候,除了音乐和舞姬们舞动时发出的声响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观众的声音和心神都完全的被楚言的舞蹈压了下去。直到楚言跳完整支舞蹈。默默退场了之后。厅内才开始有人发出如梦初醒的掌声。

    哪怕是不懂舞蹈如苏离者,那时也会明白,艳静的舞蹈同楚言的舞蹈根本就不在一个层级。一路看中文网艳静也许是一流的。但楚言却是当之无愧的大家。艳静可以根据气氛,将观者的情绪推向最高,而楚言却可以完全的控制观者的情绪,让他们的情绪随她而动。

    楚言的舞,任性而哀婉,像是无时无刻的不在为整个城市进行哀悼。

    那样的舞,也许艳静一生也无法超越。

    但无论如何,艳静仍是赵家班的头牌,至少在赵家班内还无可替代。

    然而艳静受了伤,苏离不知她是怎样受的伤,也不知她伤得如何,只是一直默默坐在小院的角落看着人们来来往往,满目急切,却说不清楚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急切。

    苏离静静的坐着的时候,一个小丫头也学着她的样子一屁股坐在门槛上,叹了口气,看了她一眼,便把目光同苏离一样的放在小院中。

    苏离也转头看了小丫头一眼,见是刚刚撞到她的名叫江雪的女孩,便开口向她问道:“怎么样了?”

    江雪有些迟钝的“嗯?”了一声,才又突然明白似的回道:“哦,你说艳静姑娘吗?艳静姑娘是不小心把脚给崴了,刚刚张大哥给艳静姑娘看过,说是没有什么大碍,但要休息几天,今晚的舞是肯定不能跳了。”

    苏离点点头,她知道赵家班今晚在这里还有一场舞要跳,但她却不知道这所谓的张大哥是谁,于是她问道:“张大哥是谁啊?”

    江雪道:“张大哥是班子里面的大夫啊,刚刚张大哥去补充药材了,艳静姑娘受伤的时候他不在,所以管事要我去把张大哥赶紧找回来。”

    苏离点点头道:“哦,那既然艳静姑娘没有什么大碍,那干吗大家还一副担心得不得了的样子呢?”

    江雪道:“大家担心的是今晚的演出。因为艳静姑娘今晚是肯定不能跳了,而她今晚要跳的舞是盘鼓舞,班子里面只有艳静姑娘一个人能跳,所以大家都在等班主的决定呢。”

    苏离看向江雪道:“那你也是在等吗?”

    江雪笑道:“我没有呀,我就是看你一直坐在这里,觉得好玩,所以才过来坐坐,看你都在看些什么的。像是班主的决定啊,今晚的舞蹈啊,这种事情跟我又没有什么关系。”

    苏离笑了一下道:“我只是觉得这样看着人们很有意思而已。”

    江雪一下子笑开,满脸兴奋和纯真的道:“我有的时候也喜欢像这样呆在小角落里,看着别人。”顿了一下,江雪有些不好意思的继续道:“不过老实说,我真不觉得像这样坐在门槛上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

    苏离失笑,点头道:“我也这样觉得,不过没有其他的地方好坐了。”

    江雪笑,两个女孩子对视了一眼,开始莫名的大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江雪道:“不过真是奇怪,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孩子竟然会喜欢坐在角落里。”

    苏离疑惑的“嗯?”了一声。

    江雪解释道:“因为我觉得很多的漂亮女孩子都喜欢站在人群中间,当最惹人注目的那一个啊。”

    苏离淡淡的一笑,道:“那你呢?”

    江雪摊了摊手,不甚在意的道:“我不是漂亮的女孩子啊。”

    苏离笑了一笑,江雪的确不是那种特别漂亮的女孩,但眼睛大而有神,口鼻却很小巧,是那种无论怎么看都非常顺眼的女孩。

    江雪也跟着笑了一笑,然后抬眼望着天空,片刻之后却终于站了起来,两手揉在屁股上,眼睛向下斜看着苏离道:“你不觉得硌屁股吗?”

    苏离也站起来,长时间所受到的太子教养却使得她不好意思像江雪一样去揉自己的屁股,只得站着一边,有点傻的笑着。

    这时赵蕊从稍远处艳静的屋子里面走了出来,院中的人们一下子将目光聚在她的身上。

    赵蕊扫眼看了小院一圈,然后一言不发的就要离开。

    此时凌栾却突然从人群中走出,站到小院中间,对赵蕊大声说道:“班主,我可以代替艳静去跳盘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