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讨人

《不老王妃》作者:纱舞
    “秋心?”莫伊儿听了她的名字,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你知道她,你不喜欢她?”梅棣看着莫伊儿,期待着能有一个解释。

    莫伊儿摇摇头,一脸平常地说:“没什么,我只知道她以前是皇后身边的宫女,皇后出事之前做错了点事,就被调到了洗衣房。不过她看起来乐观开朗的,在宫中人缘还不错。”

    “哦,看起来乐观开朗,人缘不错,可是伊儿还是不喜欢她对不对?”梅棣突然笑得很灿烂,“伊儿啊,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公主,请您不要乱用词语。如果您总是这样说话,皇上会生气的。”莫伊儿开始搬出凌孜晟来。这个世界上,貌似也只有凌孜晟会那么严厉地教训梅棣了,当然梅棣于凌孜晟,也同样如此。

    嘴上说着谁管他生不生气,但是梅棣还是乖乖闭嘴不再说这样的话了。用较为严肃的表情认真地说:“伊儿,你的意思我知道,不过反正我在宫里也没什么事,就让她来给我做个伴吧。”

    莫伊儿不再说话,梅棣就这么定下了。不过既然曾经是皇后身边的人,是不是去问下皇上会更好?

    梅棣选了在傍晚,老老实实地让一大群人跟着,坐着轿子去找凌孜晟。也没有擅自闯了进去吓凌孜晟,而是乖乖地劳烦宫门口公公进去通报,然后在外面等候传召。

    凌孜晟对着那个通报的太监考虑很久才让他出去传话。他正奇怪着梅棣这些天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安分听话,现在还这么利益周到地过来找他,心里却不安起来,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然后转念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很无聊,一直教训梅棣让她能够规矩一点的人是他,而现在梅棣走上正途了,有不祥预感的人也是他。

    “臣妾参见皇上。”梅棣莲花碎步婀娜地走进来,正正经经地行礼,然后细声细气地说话。

    要是换做别人也就算了,偏偏是梅棣,凌孜晟总觉得背后阵阵凉意,可人梅棣还没做什么啊。

    “免礼,有什么事?”凌孜晟简短地问道。

    “是这样的,皇上前些日子对臣妾的一番教诲,臣妾铭记于心,这些日子一直在殿内思过,发现臣妾过去的确太过放肆无理不懂规矩,所以臣妾觉得……”

    “你到底想说什么,直说就可以了。”听着梅棣的慢声细语,最受不了的竟是凌孜晟。柔柔弱弱说了半天没见到重点,凌孜晟终于忍不住打断。这样的梅棣,太不习惯了啊。

    梅棣很无辜地眨眨眼睛:“皇上请勿急躁,臣妾这就要说明来意了啊。臣妾是想,若臣妾想要改过自新,定是需要有专人来教导。皇上曾经派给臣妾两个嬷嬷教导礼数,但是那些臣妾都已熟记,臣妾现在想要一个在别的娘娘身边待过,又对宫中人情世故熟知可以帮助臣妾的宫女,希望皇上恩准。”

    “你是想要个宫女?”说了大半天理由,其实估计梅棣又是看上了哪个有趣的人想要调到她掖庭殿里去吧。虽然是小事,不过凌孜晟,梅棣已经很给他面子了,没有直接让洗衣房的人报到内务府说失踪人了,又让掖庭殿的人奇怪着怎么突然多出一个人来。

    “你想要她的话,下次跟内务府的总管说一声就是了,不要向朕来说明。”凌孜晟松了口气,小事而已,还好。不过他是皇上不是管后宫人员调动的啊,这梅棣认真起来也太小心了点吧。

    梅棣一脸受教地应了一声,然后用皇上也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着:“臣妾只是想那个秋心原来是皇后身边的人,所以要向皇上你打声招呼。”

    “皇后的人?”凌孜晟皱着眉头看梅棣,不知她什么意思,“你是知道些什么吗?”

    “不皇上,臣妾只是知道她曾经在皇后娘娘身边做过事,但现在已经不是皇后娘娘的人了。臣妾这么说是想事先告诉皇上您她的身世,万一日后哪天皇上突然查出什么来了,请皇上不要往她身上去想。”

    梅棣越是这么说,就越是让凌孜晟觉得有什么事。

    “那么,臣妾就先告退了,多谢皇上您恩典,臣妾也替秋心谢恩了。”梅棣又是标准礼仪,然后倒退着出门去。

    “等等!”凌孜晟站了起来,就差没上去拉住梅棣了,“你回来,把话说清楚。”

    “臣妾……”梅棣还是慢条斯理的样子。

    “好了,你给朕好好说话,就按你平时的样子说,到底怎么回事。”凌孜晟终于还是忍受不了,说出来这句话。

    梅棣暗中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然后很认真地对凌孜晟说:“其实真的没什么啦,那个秋心和皇后一点关系都没有,是做错了事情被罚到洗衣房,然后皇后才和代芹她们勾搭上的。我这么说明,是怕你多想,你的脑子总是比一般人要复杂,想东西转来转去的。”

    现在是谁在把简单的事情搞得复杂化?凌孜晟涵养好,不跟梅棣计较。她要宫女是吧,给她就好了。

    梅棣很开心地觉得凌孜晟之所以这么快就答应她的请求是因为她表现好,于是临走之前又忍不住问道:“皇上啊,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真的很有宫妃的架势了?如果别的妃子跟你要人,也是这样的吧?”

    “如果是个宫妃都跟你这样,朕宁可不做皇帝。”这当然是凌孜晟心中的气话,他装作很认真地思考梅棣所说的话,考虑良久才说:“朕还真没见过,你这样向朕要人的妃子。”

    梅棣歪着脑袋想,突然想起了她曾经挂在屋檐下听皇上和代芹墙角时看到的场景。代芹撒娇那个肉麻,但是莫伊儿说过男人都喜欢,皇上也是男人……

    “皇上……”梅棣突然装出很嗲很嗲的声音,粘乎乎的一面还往凌孜晟身上靠,“皇上,你把秋心给人家好不好啊,好不好嘛?”未了还抓住凌孜晟的衣袖来回摇晃。

    不要说背后一阵恶寒,身上也都起了鸡皮疙瘩,但凌孜晟瞬间的恍惚,竟然觉得这样的梅棣,很可爱?

    “皇上,是不是该这个样子啊?”梅棣自己也挡不住,恢复了正常。

    “梅棣,你该怎样就怎样吧,再这个样子,朕不会答应你的任何请求。”

    梅棣窜了出去,然后才意识到她已经“改邪归正”了,连忙放慢脚步,回头还对凌孜晟说道:“知道了,不过,还是谢谢你哦,皇上,你绝对是世界上最好的皇上。”

    凌孜晟闻着空气里飘来的淡淡佛手香,比起往日被梅棣烦扰,今天似乎还不错。看来梅棣是真花了功夫的,佛手,是凌孜晟最喜欢的香味,甚于他房中长年点着的金丝楠木。

    当晚秋心就从洗衣房调到了掖庭殿,面对着热情欢迎的梅棣和面无表情的莫伊儿,她似乎可以预见,她的人生将要开始不平常了。

    或许,这就是她所希望的。

    ×××××××××××××××××××××××××××××××××××××××××××

    嗯还好昨晚码得多,今天加了个结尾就放上来了,赶工的或许有点粗不要介意哈。

    那位报名跑龙套秋心同学注意啦,因为剧情需要,可能不能按照你的要求发展了,不过我尽量按你的意愿去写就是了,嗯说是龙套,戏份也不少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