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在红楼

作者:九悟

  树叶在烈日下,纹丝不动。地上,热气蒸腾。
  贾府上下的情绪,一如这正午的骄阳。纠风办和议事厅处的管家,管事们脸上都带着笑意。
  宁荣两府之内,俱是如此。两府之外的街巷中,贾家族人,攀谈,说笑时,一脸的自豪。与有荣焉。
  政老爷被封爵荣国公!
  这是贾府祖宗当年的爵位。比被夺爵问罪的贾赦,爵位还高。贾家正在重新恢复祖宗的荣耀。
  角门,耳房处,亦有消息灵通的世交送来礼物,恭贺贾政。
  两府的内眷,早就被惊动。尤氏带着胡氏并佩凤、偕鸾,银蝶儿,万儿赶到西府中。内眷都聚齐在贾母处:王夫人,赵姨娘,邢夫人,王熙凤,李纨,宝钗,迎春,探春,惜春,黛玉,湘云,宝琴,宝玉。
  贾环回到贾府后,贾政带着一起到贾母面前。女眷悉数都在。环佩铿锵。几道妙目落在贾环身上。贾环熬了一通宵加一上午,眼睛都是红的,身上衣服邹巴巴。看起来,很憔悴。
  贾政跪在贾母的床前,泣不成声的道:“母亲,儿子今日在含元殿上,天子降恩,封爵荣国公。儿子不负父亲、母亲的教诲,光大门楣。特来告知母亲。望母亲早日养好身体,长命百岁!”
  贾母还在病中,躺在床榻上。满头银发,嘴角干瘪,气色很差。鸳鸯充当传声筒。贾母听着贾政的消息,脸上露出笑容,道:“嗯。政儿…,好,好啊。祭祖…”
  贾政点头,哽咽的道:“儿子记着的。下午就去。”
  随即,贾母的目光又落在贾环的身上。贾环跪在政老爹身后一步。这个时候,不能不跪。贾母快要寿终正寝。鸳鸯传话,道:“老太太说:环哥儿,很好。”
  贾环道:“谢老太太夸奖。”
  贾政见贾母神情疲倦,带着贾环告辞出来。迈出门槛,站在廊中,感慨的长叹一口气。他一心想要试图光大门楣。而今,他终于做到!封爵荣国公。
  贾政心中感怀,偏头见贾环还在一旁,一脸倦色。若非他这个儿子,他那有今日的风光,道:“环哥儿,你先去休息吧。午后在东府祭祖。”话说完,心中略有些后悔。他说话的语气是不是太生硬了呢?
  “儿子去了。”贾环回北园。心中并无多大的波澜。他早知道政老爹的套路:他是标准的士大夫,讲究的是父子不同席,抱孙不抱子。
  二十八日下午,贾府祭祖。场面盛大。
  晚上,贾府置酒,庆祝得爵!彻夜狂欢。
  …
  …
  夏夜的月光仿佛带着些许的阴凉。贾府里很多地方挂着灯笼,明亮无比。喧闹的沸腾声,还从前院传来。
  贾政自是早早的休息。他明日还要上朝。但,贾琏,贾蓉,贾蔷等贾府子弟,都是夜猫子,个中好手。酒席如流水。
  贾环微醉的走在北园幽静,清凉的道路中,返回后宅。他在贾府前面应酬了一圈,回来和来贺的众同学又吃了一回酒。计有:公孙亮,罗向阳,庞泽,乔如松,张承剑,纪鸣,许英朗,纪澄,刘国山,骆宏,张四水,石赋,卫阳、姚纬、都弘。
  大师兄他们还在饮酒,而贾环则是尿遁,返回内宅中,此时已将近晚上八点。
  刚才大师兄还有些担忧。毕竟含元殿中,天子没有明确表态。但他心里很清楚,天子不会令他复官的。雍治天子是个政治动物。当然,复起根本就不是他的目的。“大师兄,我过段时间,会离开京城,去江南走走。”
  北园的正房中,灯火通明。
  贾环走进去,入眼是一屋子美人:各着衣裳,气质、容貌各不相同。莺啼燕语,姹紫嫣红。
  宝姐姐带着妾室,丫鬟们正等着他。
  宝钗迎上来,“夫君…,你回来了?”
  她还记得当日,她担忧着。贾环和她笑说,已经到了黎明前夕。然而,随后就是贾环的同年朱鸿飞被抓。天子意欲杀贾环!这样凶险的局面,终于解除!
  苏诗诗,林千薇,林芝韵,香菱并晴雯,如意等丫鬟们,纷纷行礼,脆声喊道:“老爷…”脸上各自带着笑容。
  贾环挽着娇妻的手,和众女一一说着话。微微带着酒气,笑道:“姐姐,不是说不让你们等吗?”中午,他和妻妾们已经见过面,告知当前的情况。
  宝钗肌骨莹润,身姿偏丰盈,轻快的笑着,道:“外头归外头。府里归府里。我们姐妹总要给夫君庆贺!”
  贾环笑一笑,和众女一起移步到餐厅中。家中的丫鬟,仆妇们,忙着上酒菜。江南系的美酒佳肴。
  月华如水,美人如玉。更添着众美人的情意在酒中发酵,飘香。
  贾环和妾室们一一说过话,然后和宝钗在纱窗下吃着酒,轻拥着她,笑看着大家。心中有温馨的情绪浮起来。在政治搏杀时,他没想着这些。但此刻,整个人都在放松,会感觉,这样的场面,是何等的难得啊!
  宝姐姐吃了几杯酒,白腻的俏脸上浮起绯红,抬头,柔声道:“夫君,你在想什么呢?”
  贾环低头,轻捋着明丽如神女般的宝姐姐的额前刘海,轻吟道:“尽挹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临窗沉吟,不知今夕何夕!”
  …
  …
  在贾府狂欢、庆祝时,尹言尹郎中正在家中独酌!
  多少有些借酒浇愁的意思。
  夺嫡之局,到现在已经结束。他怎么都没想到楚王竟然这样败亡:自作孽,不可活!他的思路还一直放在要不要扶持晋王一把,好让局面均衡。
  然而…
  他两次败在贾环手中。他曾是前太子的智囊。但宁榕并没有来找他,而是独自决断。若非宁榕冒失的攻击西苑。怎么会有如今的局面?这份苦涩只有他自己独自品尝。很苦,很苦。
  晋王遥遥领先于杨皇子。但,他不想放弃。
  …
  …
  随着楚王被贬岭南的消息在京中传开,盛极一时的荆园,便荒废下来。盛夏之时,草木杂乱无章。
  午后时分,翰林黎宽、彭鏊两人在荆园中漫步。两人的心中都充满了悔恨,惊叹,自责等情绪。
  罗,童二秀才已经带着韩谨的棺木南返苏州。场景极其的凄凉。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
  黎宽一身青袍,40岁,和好友沿着北湖行走,叹口气,道:“济之,若当日我们配合韩子恒,迅速推楚王殿下入主东宫。而不是争权夺利。何至于有今日?这么说,我们连袁壕、胡璁、李斯那些被士林所鄙视的人都比不上。他们至少在全力配合华大学士。”
  彭鏊时年28岁,和韩谨、黎宽同为苏州人,长叹一声,道:“唉…!原博兄,未必如此。我们加起来恐怕都不是贾环的对手!这人啊,太厉害。”
  黎宽沉默不语。
  天将亡我东林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