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大牧场主

作者:陶良辰

  打心底里发愁!非常愁!愁到整张脸都皱了起来。
  韩宣如今遭遇了人生中,前所未有的重大转折——完成从男孩向男人的蜕变!
  对此,他紧张到手都发抖......
  不由开始担心起,自己会不会像奥巴玛那样(老虎都是“快枪虎”),对于男人而言,这是最伤自尊的事情之一。
  从没有实践过,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样,就像一台出色的电脑,光硬件好没有用,也得配备优秀的软件才行,然而韩宣只了解硬件,对软件性能一无所知,因为从没有使用过,这大概就是处.男的悲哀。
  韩宣现在挺害怕自己有毛病,那才真是天塌了,相信每个男人经历这种事情之前,或多或少都会存在这方面的担忧。
  坐等右等,安雅还是没出来。
  他起身下床,对着镜子检查自己的脸,还看看牙齿上有没有东西,露出个健美姿势,随后表情得意,身上几乎没有赘肉。
  然后,蹑手蹑脚来到洗浴间门外,偷听里面的动静,水声没了,这是个好现象。
  此刻传来安雅声音:“你是傻子吗?难道不知道你的影子,都在玻璃门上显现出来了?”
  磨砂材质的玻璃门,从外面看不见里面,韩宣尴尬笑了笑,辩解说:“我这不是......怕你滑倒嘛。”
  门被打开,安雅脸上带笑,正准备说话,整个人突然被韩宣抱起来了,下意识发出惊呼,伸手搂住他脖子!
  韩宣奸笑,往大床走去时候,能看见浴巾***露出来的大长腿,刚才去洗澡前没拿换洗的内衣,也就是说,现在安雅处于真空状态......
  来到卧室,听见手机铃声响起,他真想把这个碍事的东西扔出去,但又担心楼底下发生什么重要的大事。
  将安雅轻轻放在床上后,小跑找到刚刚被他扔在窗边的裤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老妈”。
  “我亲妈唉,正准备让你抱孙子呢……”
  悲从心中起,韩宣沉默两秒,接通后语速极快,问老妈说:“怎么了?”
  “儿子,你的同学们来了。
  伊莎贝莉和哈里斯他们,老校长格雷戈里安先生也在这,你跑哪里去了?
  我跟你爸快忙死了,香槟似乎少了点,他们说帮忙从酒店抽调,另外,奥巴玛和维尼抢东西吃打了起来,吓到客人们,你就不能管管它们?”
  老妈声音透过手机传出,这些在韩宣看来,都是小事而已,床上的才是大事,急忙回答说:“我在忙!
  待会儿就下楼,非常非常重要的事,你和我爸先帮我接待,我等等就回去!拜!”
  不等老妈回答,韩宣迅速挂断电话。
  转身看向躲进被窝里的安雅,目光就像在看躲在角落里,无处可逃的小白兔,坏笑着搓搓手,向床走来。
  脚刚迈出几步,手机再次响了起来,差点把他气疯!
  今天本来就忙,他的电话从早到晚都没停下过,再次拿起手机。
  这回不得不接,因为是克林顿总统打来的,不用想也能猜到,这位依旧被“拉链门事件”缠身,差点丢了总统宝座的老克林顿想说什么,然而韩宣还是得接。
  无聊地打招呼、问候,克林顿总统在电话里,谈起了环保事业,也就是处理太平洋上的垃圾带问题。
  韩宣急得快跳脚,但仍然放缓语速跟对方聊天,不能不尊重,以总统现在的情况看,应该处于兔死狐悲,担心别人落井下石的敏感期,必须要热情。
  大概克林顿现在很闲,没有挂断电话的意思,索性装作旁边有人,说待会儿回电话给他。
  就这么短短四五分钟,韩宣已经接到三个未接来电,分别是拉米瑞兹、威廉王子、以及赛义德王子,忍不住骂娘,刚把手机放下,想了想,还是直接关机得了.......
  “我好怀念道森秘书在身边的日子,许多事情他可以帮我处理。”
  韩宣语气感慨说了句,急吼吼地爬上床。
  房间里灯光昏暗,床头位置稍微亮一些,他坐在安雅旁边,手蠢蠢欲动,低头准备吻她。
  然而这时候,床边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出现在他视线中,吓了韩宣一跳!
  随后才发现,竟然是胖丁,不清楚胖丁什么时候跟上楼,还以为它在楼下玩着呢。
  胖丁见两人这么早上床,看了看床头柜上的电子时钟,纳闷喵喵几句,大概是在询问主人,怎么不继续玩了。
  很肥的猫咪,样子超级可爱,可韩宣现在恨它恨得牙痒痒!
  对这家伙不用客气,跑下床抱住胖丁,把它放在客厅里,吩咐说:“乖乖待着,不然三天没饭吃!”
  又跑回房间关好门,长长吐出口气,对安雅说道:“这回终于没有人再来打扰我们了,我们……继续?”
  还是太年轻,这句话刚说出口时候,韩宣就知道自己干了蠢事,这时候只需要行动就可以,哪来那么多问题,难道还指望安雅说行?她根本不是那种性格开放的姑娘。
  也不知是怕安雅害羞,还是因为自己害羞,韩宣把灯光再次调暗,上床后很温柔地轻吻安雅。
  先摘掉她的头巾,头发还湿着,随后他又把包裹在安雅身上的浴巾解开。
  两人一起同居那么久,对这些已经习惯,然而***即将进行的,足够让他们感到紧张。
  房间里,只剩下粗重的喘气声,韩宣和安雅两人,按照年纪应该才刚上高中,居然打算试爱了。
  他俯身趴在安雅上方,用胳膊撑住床,盖着灰色的薄被,只露出半个后背,韩宣已经能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触碰到了哪里。
  亚历山德利亚起源基因,不仅带给安雅紫色的眼睛,而且她还不像其他西方国家的女人们那样,有着茂盛体毛和浓厚体味。
  换句话说,拥有这种基因的女人,都是人们所说的“白虎”,安雅也是,以前他不确定,今天清楚知道了。
  韩宣单手把自己身上唯一一件布料脱掉,光着身子触碰到安雅的皮肤时候,忍不住喘着粗气,他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干嘛,安雅已经闭上了眼睛,任由宰割。
  低下头亲吻在她脸上,开口小声说:“我爱你,我发誓这份爱意会是永远,相信我。”
  对西方人而言,“我爱你”这句话的重要性非同一般,韩宣第一次对她说出口。
  安雅睁开眼睛,认真点点头,回答道:“我能感受到,我也爱你,韩。”
  “……那么,亲爱的,你可以不要那么紧张么?你的腿太用力了,这样,我没办法继续做什么。”
  韩宣说出这句话时候,语气是绝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