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占有,慕少情难自控

作者:沈尽欢


  ……这句话一出,让在场的三个人脸色同时差了起来。)
  女朋友?
  沈漫妮兀自回味着这三个字的深意,嘲讽只在脸上滞留了几秒钟,而唇畔那春风般和煦的浅笑又淡淡地上扬了起来。
  三个人之中反应最快的是裴倩倩,她摇摇头对曼妮道,“沈小姐应该是误会了,我只是陪千寻出来买东西的。”
  说罢,她将自己的视线搁置在店员小姐的身上,“还不快给沈小姐道歉。”
  店里的小姑娘摸不到头脑,但她明白这些都是自己不能得罪的主儿,连声对着曼妮慌张着,“对不起,对不起。”
  见此,一直静默温婉的曼妮伸手按住了小姑娘的肩膀,“你为什么要道歉?”
  “因为裴小姐说……”
  曼妮的笑意不变,“连自己错在哪儿都不知道就盲目道歉,你还真是有意思。”
  收回自己的手,曼妮轻轻地挽了一下自己垂落的发,却听站在一旁的男人嗓音淡漠道,“这手链是送给你的。”
  “哦,是么?”她看都看到店员小姐手里的那条手链,回答相当敷衍,“给我买礼物带着裴小姐过来选,慕先生还真是脑回路清奇。不过既然麻烦了裴小姐,那就一口气麻烦到底吧,午饭就让裴小姐陪你好了。”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他直接扣住了手腕。
  “马上到午饭点,你要去哪儿?”他的眼神阴郁森冷,渗透出的孤傲清寒的气息仿佛能将她整个人都冻僵了。
  “既然裴小姐那么喜欢陪着你,你又愿意,那我成全你们好了。”
  她在温和的浅笑,内心却不知为何钝痛的厉害。
  男人狭长而深邃的眸眯起来,握着她的手腕不断抽紧,“你就这么想把我推给别人慕太太?”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立刻满足你。”
  她的温柔浅笑像是虚假的水中月。
  慕千寻凝视着她,薄唇森冷间有单薄的讥讽和嗤笑。
  “凭什么说得我跟你的所有物一样慕太太?太自以为是不是个好习惯。”
  裴倩倩站在一旁顷刻间显得有些无奈,复古的红唇衬地她肌肤白皙如雪,略显苍白。
  她只身走过去,浓密的眼睫掀开对曼妮一字一句道,“为了给你选礼物,千寻可是到很多地方去看了,浪费时间金钱不说,你就不能……”
  身形高大的男人皱眉打断,“行了,不用和她多说。”
  慕千寻打断了裴倩倩的话,但曼妮听得出来裴倩倩总算当不下去和事佬的角色,开始为了慕千寻而打抱不平?
  “先生,那条手链,您……您还要吗?”
  店员姑娘欲哭无泪啊,没想到第一天上班还能碰上这么扭曲的三角恋。
  慕千寻冷冷地看了眼沈漫妮,最终叹气,“要,把它包起来。”
  “好的,先生请到这里来付下款。”
  沈漫妮的手腕还被他扣着,一边走一边陪着他轻描淡写道,“既然裴小姐喜欢,买下来送给她也不枉费她白白陪着你耗了一上午的光阴。”
  男人一张冷峻的脸似乎在曼妮的这句话后,阴沉到达极致。
  一把松开她的手,岑冷的视线盯着她嗓音淡漠,“慕太太你这么说话是对裴裴的侮辱,也是对你自己的侮辱。不就是一起买个东西,你就草木皆兵了,还是说你压根一直想找理由把我推出去,正好让裴裴当你的垫脚石。”
  一直静默的裴倩倩此刻脸上神情难以捉摸,还是忍不住插了句,“千寻,你们能不能不要因为我一个人吵架伤了和气。”
  因为她?
  沈漫妮蹙眉,温和的笑意僵持在唇角,眼神渗透出的情绪带着嘲讽凉意。
  她看着去付款的慕千寻,打算转身就走,没想到被人拦住了去路。
  “沈小姐,我看你对千寻的误会很深,他不和你一起来只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所以选择和你一起来,还真是个让人意外的惊喜。”
  “如果你非要这么想,那我也没能力改变你的想法,只是沈小姐有时候冲动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还常常会让人后悔。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为了给你挑这份礼物有多用心,你非要用尖锐的语气刺疼他吗?我希望你,不要总是这么轻易的伤害他。否则——”
  “否则什么?”
  曼妮抬起头看着裴倩倩,笑容温凉带着慵懒,“裴小姐这是打算公开威胁我了?”
  “是不是威胁,沈小姐心里应该比我清楚明白。”
  裴倩倩的目光一直搁置在不远处的慕千寻身上,她侧过脸看着曼妮道,“含着金汤匙出生就应该感恩戴德的生活,不然谁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大小姐!”
  ‘大小姐’三个字被她咬的很重,里面渗透出来的嘲讽和无奈。
  让沈曼妮一时捉摸不透裴倩倩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一种存在。
  “今天只是个误会。”裴倩倩一再强调。
  曼妮最终只勾唇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临走前留下一句,“为了给我买礼物,跑多少地方,走多少路是他自己愿意的,还有下次再见面我希望你能叫我慕太太,毕竟我们早已经结婚了。”
  裴倩倩愕然地怔愣了半晌,复古的红唇微勾。
  她只是没想到尹溪的女儿已经如此的能说会道了。
  ……
  沈漫妮在前面走着,内心说不上什么滋味。
  她只是企盼着那一天的到来,只要那个女人不在C市了,只要她不在了生活总会安静下来。
  秋日里,美术馆外的银杏树叶子落了一地,露水浸透金黄的叶片,被人急匆匆地踩过。
  猝不及防中被牵住的手,让她猛地瑟缩了一下。
  在看清楚身后的来人后,又拼命地想要将自己的手从男人的掌心里解救出来。
  看着努力掰着他的手的女人,他低头看着她柔软的长发说,“我今天很累了,你上车我们回家。”
  她仰起头盯着他漆黑的眼瞳诘问,“不是要她陪着你吗?怎么,这是被她放鸽子了所以现在又找上我了?”
  一上午情绪都很差的男人,疲惫至极。
  “随便你怎么想,现在必须跟我回家。”
  “慕千寻,你放开我,你有种碰我一下试试——”
  一把抱起她的人看着她慌乱的脸,淡淡道,“每晚都被喂到下不来牀,我有没有种,你难道不清楚?”
  沈漫妮:“……”
  “厚颜无耻!下流。”
  她心里有邪火,就是不想如他的愿,拼命扯着自己的手腕想和他摆脱清楚关系。
  “你想让街道上所有人都看你吗?看你没家教不懂礼仪地像个小疯子?”
  “……”
  这话无疑戳中了沈漫妮的软肋。
  就算她已经难堪到无地自容,她还是要固守刻板的礼仪要家教,要优雅。
  郁泽川说她装纯,很会装。
  可慕千寻越来越觉得她骨子里就是这样的。
  脸面比天大。
  所以,这也是他一直担心的事情,如果沈家的事情**裸的公之于众,一向最讲颜面的慕太太无疑是被扒光了扔在大众媒体的视线里,到时候她到底能不能承受那么残忍的现实?
  搁置她脸上的视线收回,抱着她的手臂一个用力将她抱上车,并有些心烦意乱地在她耳边警告,“听话点上车。”
  曼妮实在不想在自己工作的这条街道上出名,不太情愿的上了车。
  车钥匙插上了,坐在驾驶位置上的男人没发车,顺手从一旁掏了支烟点上对身边位置的女人淡淡道,“给你的礼物。”
  白底青瓷的质地,素雅柔和,又带着一种只可远观的冷辉。
  罕见成色的好玉,搭配着精巧的白金链子,小巧轻盈。
  这么好的东西,却肯本没有吸引副驾驶位置的女人半点注意。
  沈漫妮一门心思地想要下车,手指按在门把手上,琢磨着慕千寻这款新车她怎么就不懂怎么弄开这车门。
  白色的青烟缭绕,靠在沙发皮椅上的男人拧眉,嗓音带着点醇厚沙哑,“别白费力气了,让你上车肯定锁了车门不会让你下去。”
  按在门把手上茭白的指尖顿了顿,被他一把拉了过去。
  男人的大手干燥温和,她执拗的想要挣扎开,却始终没办法最后拗不过对方。
  看着他死死地握着她细白的腕子,将那串精致的手链在套了上去。
  等给她戴好以后,他掐灭了烟,深邃的眼瞳细细打量起来。
  看着她柔白的肌肤,被白底青色的翡翠衬地更加乳白,淡淡道,“就算其他的礼物你不想要,沈世钧店里的应该还能勉强看得上眼。”
  沈漫妮咬着苍白的唇,看着他道,“不要,我一点都不喜欢也不稀罕。”
  “不喜欢也要带着。”
  她被他握着痛了,手腕上都红了一圈,越是疼她越是内心恼怒的厉害。
  猛地挣扎开以后,她将手上的手链迅速退下来,磨疼了手腕的肌肤也不足为惜。
  “慕千寻我不想要,我一点都不想要这个裴倩倩戴过的东西!”
  玉石手链被她直接脱掉摔在车内,尽管地毯柔和,撞击到车内中控台还是发出“彭”地一阵轻响。
  “你到底想要怎样?”他问她,“不是你说过你生日的时候想要一条手链的吗?沈世钧的眼光最毒辣,他店里的应该是最好的,怎么到你眼里就跟不值钱的石头一样?还是说我的真心在你眼里是根本不值一提的东西?”
  他的真心?
  她晃着神,看他弯腰将车内的玉石链子拾起来,单膝半跪着将它扣在她的脚腕上对她说,“你都不看一下,怎么就笃定别人戴过?”
  沈漫妮这才低下头,看着脚腕忽然发现自己脚腕上的和裴倩倩试戴的完全不一样的款。
  这下彻底没话说了。
  她看着他撇了撇嘴,腮帮子鼓起来又陷了下去。
  还是没说话。
  等给她戴好了,他起身坐着对她说,“上午看了很多地方,后来我觉得既然买礼物还是要投其所好,你不一直说沈世钧最了解你,问了他才知道他这边有你一直看中的。”
  “你不是向来不太喜欢世钧的么?”她问。
  见他直接皱眉瞪过来,她又舒了口气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世钧的本性她还是清楚的,从他手里要东西肯定要付出点什么代价。
  慕千寻和他这么不对盘,指不定在他那边受了什么难听的。
  而这个人极其要面子,她最好还是不要戳穿的为好。
  直接换了个话题,她说,“你送我回沈家吧,我妈前两天就想让我回家去看看。”
  男人重新抽着烟,脸眼睫动了动显露出清冷逼仄的眼神,“回家吃了中午饭再说。”
  “我想打沈家吃中午饭。”
  “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待在一起?”
  沈漫妮无奈,“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下午反正要上班,何必跑沈家一趟那么远,回家吃午饭就行了。”
  “你让我一个人吃饭?”
  “难道还要请个人喂你?”
  慕千寻:“……”
  曼妮接着话题继续说,“怎么就一个人,家里不是还有简洁吗?她做饭手艺比我好很多。”
  “简洁能陪我吃饭,能陪我上牀,能让我随便亲吗?”
  “……”
  “你下班回来总不会是只为这些事情吧?”
  “谁知道呢?主要看心情,你让我本来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差了慕太太,所以你有义务负责帮我灭火不是吗?”
  “可我不想回家。”
  “不想?”他清冷的脸看着她面不改色,“每次睡你的时候你不都是说不想,可到最后是谁缠着我一个劲儿地说还要。”
  沈漫妮羞愤欲死。
  想起慕千寻总爱在牀上让她说的那些难以启齿的话。
  对于她这个段位的人来说,简直是小白菜一颗。
  根本经不起这么直白的挑逗和捉弄。
  脸蛋上的酡红明显到像是过分的醉酒,愤愤道,“你说够了没有?”
  开车的人面不改色,“回家还是去沈家?”
  沈漫妮咬牙切齿,“回家。”
  “好。”
  ……
  ……
  滨海园。
  等车停了,两个人绕过庭院一起向客厅走。
  慕千寻上楼换衣服,简洁站在曼妮面色挂喜,“太太啊,我看出来了今天的先生心情很好。”
  “可你没看出来,我今天的心情很差。”
  简洁:“……”
  等曼妮换好拖鞋,简洁盯着她纤白的脚腕道,“这个翡翠链子是先生送给你的吧。”
  曼妮不以为意,“是啊。”
  “这个早在一个月前我就见先生在看珠宝的杂志了,很问我哪个漂亮,果然这条更配太太的气质。先生好眼光。”
  一个月前?
  曼妮怔住了,她不是前几天才告诉他她的生日的吗?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