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术师

作者:雪冷凝霜

我还没看清楚,那双脚就消失了…来不及多想,我一下跳了起来,随手摸出一枚令箭,便朝身后打过去,凭直觉,什么也没打到,那令箭飞出去四五米远,掉落在地,弹跳了两下。
  “阿冷你在干什么?”晨星的声音。
  “嗯?”
  我回过头,用手指指身后,正要说话,忽然感觉有股力量在后面拉了我一下,摔倒在地。紧接着,有一双手钳制住了我的脖子,鼻子里则闻到一股腥乎乎的气息,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
  “冷儿!”
  师父急忙冲了过来,掏出一把符纸,手一扬,像天女散花一样撒了过来。钳制我脖子的那双手松开了,随后,我看到一个人形的东西,被几张符纸贴在身上,从我身旁一掠而过。
  “小心!”
  师父拉了那巫师一把,雨馨则用胳膊护住晨星,那东西掠过四人,眨眼不见了。
  “阿冷!”
  两个女孩儿过来,一左一右将我从地上扶起来。
  “阿冷你没事吧?”晨星关切的问。
  我揉着脖子,咳嗽两声,苦笑着摇了摇头,“没事…师父,那是个什么?”
  师父皱眉不答,朝那鬼东西消失的方向望了一眼,说道,“过去看看,冷儿别殿后了,大家跟紧一点儿…”
  五人缓缓往前走,走着走着,只见地上躺着一道符,应该是从那鬼东西身上掉下来的。往前走没多远,又是一道…就这样,接连看到六道符,第七道符,躺在一座宅院的木栅门门口,目光顺着村道再往前看,不见有符了…
  “难道说,那鬼东西进这宅子了?”我嘟囔道。
  眼前这座宅子,看起来应该是这无名山村最大的一座,院墙是用土胚垒的,透过木栅门的缝隙看进去,院子里空空荡荡,一座房子正冲着院门,瓦顶尖尖的…总之,这宅院看起来不像是住人的,而是这村里开会,或者逢年过节吃席用的…
  “冷儿跟我进去看看…”师父说道,“雨馨你们三个哪儿也别去,就在这门口等着。”
  这木栅门也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推门走进宅院,我和师父两个一步步朝那屋子走去…当走到院子正中的时候,忽然间,我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压迫,从四面八方涌过来…
  师父也感觉到了,猛的一下拉住了我,手一扬,将一大叠符纸撒了开来…随着符纸飘飘扬扬的落下,我看到了毛骨悚然的情景…这院子里全是一个个人形的东西,黑压压包围着我们…
  “师父…”我浑身都是鸡皮疙瘩,“这难道就是那些村民?他们…他们怎么都变这样了?”
  “出去…”师父低声道。
  “什么?”我茫然问。
  “从这里出去…走!”
  师父拉住我就往外冲,那些‘人’呼啦涌了过来,堵住了我们的去路。师父拳打脚踢,可什么也打不到,拳脚落向那些‘人’,穿身而过,忽然间,师父伸手抓住了我的衣服。
  “冷儿,我把你扔出去,带晨星雨馨他们离开这里!”
  “那你呢?”
  “别管我!”
  “不!”
  师父一使劲把我提了起来,正要将我扔出‘人围’,那些‘人’忽然间立住不动了,紧接着散了开来,我定睛一看,只见晨星,雨馨,以及那巫师,三人进了宅子,正站在门口那里。师父把我放了下来。
  “别进来,快走!”我叫道。
  “什么?”
  雨馨好像没明白我的意思,往前跨了一步,令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那些‘人’,纷纷朝雨馨跪了下去…
  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正疑惑着,师父把我一拉,“走!”
  五人退出这宅子,顺着村道,很快来到村外。我心有余悸的回头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
  “真是怪了,这些村民怎么变这样了?”我嘟囔道。
  “我明白了…”师父道。
  “什么?”我问。众人都看着师父。
  “萧天把这些村民困起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在粮尽水绝的情况下,蚕食自己的族人。这些村民本身就中了诅咒,死后变煞的诅咒,体质和常人不同,眼下,他们由于分吃了被杀死的那几个人的肉,咒上加咒,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萧天之所以要这巫师,就是想通过这巫师,把这些村民放出来…”
  “放出来?他不是想要通过这些村民,得到那什么用于杀伐战争的冉族巫术么?”
  说着,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萧天的父亲是一个冉民,因此,他身上流着冉族人的血。受冉族祖先遗令所限,他即便得到那种巫术,也无法直接用于杀伐战争,所以,他才要什么,对那种上古鬼东西的灵魄施以那种巫术,依靠它来进行战争。可是,那东西不知怎的同他合为了一体,如此一来,他就没办法依靠那东西进行战争了,如果对那东西施术,相当于对他自己施术…
  “我明白了。”我说道,“萧天把这些村民困起来,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冉族巫术,而是为了让他们蚕食自己人之后变异,依靠控制变异了的他们,来进行战争…”
  “不错。”师父说。
  “可是,这些村民,现在到底是些什么?”我问。
  “是煞,可以隐身的煞。”
  “煞?他们为什么要给雨馨下跪?”
  我们几个,都朝雨馨看过去,只见雨馨皱眉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怎么了?”我问雨馨。
  雨馨摆了下手,“别吵,让我想想…”
  我们都不说话了,默默的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雨馨抬起头道,“我知道了…”
  “什么?”
  雨馨说,她刚才是在调动关于涂山氏的记忆,然后,她给我们讲述了这样一件事…
  被她困进山洞里的那个鬼东西,是大禹当年从地狱里弄出来,用于看守因黄河泛滥,而淹死的那些水鬼的。所谓一物降一物,那东西本身就是一个煞,地府中镇鬼的煞,是世间所有煞物之祖。这就是为什么,它的牙齿可以帮这无名山村‘驱邪’的原因,那牙齿可以吸收掉死尸体内的煞气,因此,在那牙齿丢失之前,村里有人死去,只要把尸体抬入供奉那牙齿的庙里放七天,不用火化,也不会变煞…
  雨馨具有涂山氏的记忆以后,连那上古的鬼东西,那什么‘万煞之祖’,都对她服服帖帖的,所以,那些变异了的村民一见雨馨进来,全部给她下跪…先前走在村道上时,我如果没落后,而是有雨馨在前的话,那‘人’不敢攻击我…
  “这些村民都变异了,那还有办法救他们吗?”我道。
  “有。”雨馨说。
  “哦?”
  “只是要费点工夫…”雨馨微微一笑,指指东面的山坡,“大家去那坡上等着,我把那东西从洞里召出来,带过这里,令它把这些村民身上的煞气吸收掉,他们就会变为正常的人…”
  具体过程就不用过多描述了,雨馨把那东西带来以后,令它伸展开身子,趴伏在村口,隐隐约约的,我可以看到那东西似乎张开了口,不一会儿,只见有一种像雾霾一样的东西,从村子里飘出来,进入那东西的嘴里,整个过程,持续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当不再有‘雾霾’出现,雨馨把那东西又弄回了洞里…
  雨馨回来,天已经蒙蒙亮了,我们再次进村,不再有那种死寂感。来到那大院子里,只见横七竖八躺满了村民。每人掰开嘴喂了点水,天色大亮,阳光穿破云层照下来,那些村民全部醒了过来,每人呕出许多腥臭的东西。我们采摘来很多野菜,草药之类的东西,煮了一大锅,给这些村民分吃了一些。然后,我选了几个看起来比较老实的村民,给了些钱给他们,令他们出山买粮食,买牲口回来。
  劫难过后,无名山村的村民对他们吃自己族人的行为痛悔不已,对我们的救命之恩感激涕零。我们在村里又待了两天,安顿好村民,临走的时候,雨馨令他们看守被困在洞里的上古的那东西…
  离开这山村以后,我们去了阿风,小晴,凌纪天他们养伤的那山区县城。在那县城住了几天,三人的伤没什么大碍了,我们便打道回府,回到了凤阳镇师父的家里。为了让晨星在接下来有限的时日里过的快乐,我找借口,把杨老爷子,小晴,等等,所有人都留了下来。师父家虽然有些简陋,但地方挺大,把后院的房子腾出来,足够容纳这些人居住。至于那冉族巫师,好像留恋外面的这个世界了,什么时候他想回去了,就送他回冉地。那巫师通过打手势向我们表示,他哪天回去以后,保证不会找我们的麻烦…
  至于凌纪天那座楼,消失了那么多年,一旦弄出来,会吓坏周围的居民,而且会引来许多不必要的麻烦。考虑再三,凌纪天决定还是不弄出来了。雨馨说她反正有的是房子,不会没地方住,等休养一段时间,她要带凌纪天去韩国整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