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寡妇村

作者:金鳞

  换好衣服,在众人的尖叫和口哨声中,西门靖驾驶着东子的奔驰车,载着美人万佳春向一家宾馆跑去。
  两边的路灯和高楼迅速后退,西门靖的心情无比爽快,说道:“春儿,你好像不太高兴啊。难道你不想我胜利吗?难道和我过夜不如和别的男人过瘾吗?”他露出了邪气的笑。
  万佳春坐在副座上,无精打采的样子,嘴上说:“哪有啊,你比那个伍大梁好多了。我早就知道你会胜利的。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强者。”说着,就在西门靖脸上亲了一口,亲得西门靖哈哈大笑,觉得今天是人生里最快乐的一天。万佳春心里冷笑:一会儿看姑奶奶怎么玩你。你们这帮臭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都该死。
  西门靖不时瞅瞅万佳春,想像一下一会儿翻云覆雨的美景,他的心都醉了。这可是两人的初夜啊,是二人第一次过夜。
  万佳春问道:“西门靖,你怎么老开别人的车啊?”
  西门靖笑道:“这跟我喜欢干别人的女人一个道理啊。老婆总是别人的好啊。”他很邪气地笑起来。
  万佳春严肃地说:“不许笑,我要你老实回答。”
  西门靖这才说:“是我家老头子不给我买车。他说我要是有了车,止不定得出多大事儿呢。”
  万佳春哦了一声,说道:“他不给你买,你可以自己挣啊。你不是在双休日的时候,喜欢做点小买卖吗?”
  西门靖说:“是啊,那是本人的一点兴趣,就喜欢从中获得一点乐趣,表现一下自己活着的价值。不过要靠这个挣名车,那得猴年马月啊,还是靠老头子给钱比较幸福。”
  万佳春哼了一声,骂道:“寄生虫。”
  西门靖也哼一声,说道:“你难道不是吗?”
  万佳春回敬道:“我是女孩子。”
  西门靖伸手在她的肥嫩的上抚摸着,说道:“拉倒吧,你蒙谁啊?你交过的男朋友光我知道的就有十个八个的,都上过你吧?”
  万佳春推开他的手,很骄傲地说:“本小姐阅男无数,是我把他们上了,怎么样,厉害吧?”
  西门靖的手又上来了,这回来到她的*,*摸索着,摸得她啊了一声。他笑骂道:“确实是小姐,贱货。”她那里好敏感,隔着布片,湿了他的手指。
  万佳春来气了,狠狠地推开他的手,大骂道:“*妈的,西门靖,你妈才是小姐,你妈才是贱货。”
  西门靖并没有动气,舔了一下手指,嘿嘿笑道:“真有味道啊。”
  万佳春脸上发烧,笑骂道:“你个王八蛋,你真变态啊。”
  西门靖哼道:“别装什么纯洁玉女了,好像你不懂男人,没舔过男人的玩意似的。”
  万佳春火了,怒道:“西门靖,我要是再这样损我,我就下车了。”
  西门靖心里骂了多少声小**,嘴上却说:“别生气了,春儿,我就喜欢和你斗嘴。一会儿到床上好好服侍你就是了。”
  万佳春这才有了笑容,说道:“这还象句人话。”
  不一会儿,二人到了胜家宾馆。前台的负责人是西门靖的老相好于艳波,一位二十岁的美艳少妇。她穿着深色的西装套裙,别有风味儿。
  西门靖真想按倒她,狠干一阵儿。这时候只能以眉目传情,没有接触的机会。登过记,拿着房卡,领着万佳春往电梯间走,一回头,只见于艳波正向自己瞪眼呢,还翘了翘红唇,不悦中带着浓浓的醋意。
  二人的房间在十三楼。屋里跟宫殿一样华丽,各种设施和东西都是上好的。呆在这里,有帝王般的享受。
  西门靖搂过万佳春就亲。万佳春由他亲了一会儿,便推开了他,说道:“你一身的汗味儿,脏气,快去洗个澡吧。”
  西门靖望着灯光下人比花艳的万佳春,低头看见她半露的两个肉球,都想流口水,忍不住探手把玩着,喔,好大啊,好软啊,好有弹性啊。还在尖上捏了一下。
  万佳春啊地一声,挣开色手,说道:“快去,快去,不然,今晚的好事儿取消了。”
  西门靖笑眯眯地说:“咱们一起来吧,来个鸳鸯浴,多过瘾呐。”
  万佳春给他一记粉拳,媚笑道:“你看你熊样儿。快去吧,我中午洗过了。”
  西门靖问道:“我洗澡,你怎么办?”
  万佳春笑道:“我一边听歌,一边在床上等你。你说好不好?”向他抛了个媚眼,西门靖骨头都酥了,连声说:“好,好,好。”
  在美女的催促下,他脱掉衣服。在进浴室之前,向美人挺了挺腰,使那半硬的大东西摇头晃脑起来。
  万佳春虽见过世面,也脸红了,呸了一声,笑骂道:“你个臭流氓,少拿掏耳勺在这得瑟,快进去吧。”心说,这个小流氓本钱够大的,见过的最大的。妈的,以后不知道得祸害多少女人呢。
  西门靖进了浴室,一会儿传出水声,洗刷声。万佳春脸上露出狡猾的笑,将电脑打开,放起悦耳的得士高,整个房间都被音响给填满了。那曲子叫《弄你》。万佳春心说,姑奶奶就是要弄你们这帮乱玩女人的王八蛋。
  她来到浴室门外,听听动静,没有什么异常,便拿起自己的皮包,朝浴室来个飞吻,心说,白白吧,小色狼。
  一想到他出来后太冏的样子,咬牙切齿的样子,万佳春就想发出愉快的笑声,心说,*妈的,你们一个个都想*我,到头来还是姑奶奶把你们*了。
  在音响声浪的掩护下,她来到房门前,小心地开条缝,钻出后,直起腰,打算加快速度,早点离开是非之地。
  不成想,她的细腰被一只胳膊给抱住了。她吓得一激灵。回头一看,竟是西门靖,全身的,一丝不挂。那东西还在向自己点头致意。
  万佳春抚了一下胸口,喘息着说:“你把我吓死了。你不洗澡,出来干什么?”想挣脱那条胳膊,就是挣不开。
  西门靖一脸的坏笑,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不老实地在床上呆我,想跑吗?”
  万佳春的眼珠子一转,嘻嘻笑道:“哪有啊,我是想到忘拿安全套了,出来买点。我可不想怀孕啊。”
  西门靖笑道:“那你不用去了,我早准备好了,各种花样的都有,保你满意。”
  万佳春又说道:“那就好。不过我还有点不舒服,想买点药。”
  西门靖咧大嘴笑道:“不必了,我会叫你舒服的。”象老鹰抓小鸡似的将她拎回屋里。
  万佳春心里叫苦:妈的,姑奶奶命苦啊。这个小王八蛋怎么知道我要跑的呢?难道我露了什么马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