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浪小迎春

作者:决明

第七章

夏暑的夜,连风徐徐吹来都会吹出一身热汗,虫鸣声让夜显得更嘈乱,加 着闷热。

既然如此的燠热,为什么他还有幸在这种季节里看到毛茸的大白熊出没?

而且那头大白熊还是他的前妻!

花迎春自头到脚都包得密实,纯白的大衣还连接个同样毛茸的帽子,看起来——好热。

抢在严虑开口提问之前,花迎春先解答,“我受了风寒,不能再吹风,所以才多添一件衣。"笨盼春臭盼春,什么破主意呀?!叫她在大热天的夜里穿毛大衣遮肚子?!她的汗水像流泉一样湿糊了她的长发及衣裳,连带也滑过她的脸颊,她一面伸手去抹,一面还要假装自己身体微恙地真打颤。

“你的病还没全好吗?"

病?呀,一定是盼春替她编织的藉口。

“嗯……还没好透透。"假意咳了两声。

“你坐过来。"他嘴里才刚这么说,厚掌已迳自将她抱起,侧坐于他的腿上。

花迎春还没来得及瞠目发问,一股炙热的气流缓缓从他身上过渡而来,他的右手就搁在她背脊中央,像块烙铁般开始运功——

她感觉整个背像狂烧起来那样刺痛!

“好热!不要了!好热!"花迎春化身为误闯烙红铁板的虫儿,开始蠕动挣扎。

光身上一件毛大衣就闷出她一身的汗,加上他的推波助澜,不出一刻,她就会被煮熟煮烂的——

“我替你把汗出来,病会好得快些。"

下去,她会死得快些!

“我好了!都好了!不要——严虑——这样好难受——"逃不出他的箝制。花迎春干脆假哭,脸上的汗水伪装成泪水,反正都是湿湿咸咸的。

严虑住手了,因为听见她呜呜的泣。

她就坐在他的腿上捂脸在哭,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抚。他是一片好意,难道是他运功时太出力,撞击她五脏六腑都吃不消……

“真的很难受吗?"他问得很小心。

“嗯。"她猛点头,额上滴下的汗水落在他的手背,他以为那是眼泪。

“别哭了。"他收紧双臂,将她锁在怀里。

她没有真哭呀,只是被出浑身的汗,滴滴答答地淌个不停,她压根阻止不了。

“别哭了!"他手背上累积了越来越多的水珠子,滴得他心烦,也滴得他……手足无措。

严虑将她转了个方向,不再让她背对他, 乱拿衣袖为她抹脸,抹完又将她搂在胸前,一掌粗鲁压按在她发际,让她差点扭着颈子,一手无法控制力道地拍在她背上。

“严……"哦,打这么重……差点内伤。“严虑,你做什么打我?!"

“我是在安慰你!"暗夜里,他微赧着冷颜,声音僵硬。

安、安慰?她以为他是想打死她,在她身上发泄这些日子她失踪找不到人的怨气。

“再这么安慰下去,我等会就要吐出一缸血来了。"安慰人的力道至少要再减少十分才像吧。

“太重了?"

“您太客气了,简直是对付杀父仇人的无影掌。"无影掌既出,天崩地裂,石来碎石、山来碎山,无坚不摧。

严虑带些困惑瞧瞧自个的掌心,再试一回,这次力道减轻许多。“这样呢?"

“用了五成力的无影掌。"她很不想伤他的自尊,可是这种安慰法真的安慰得让她想哭——痛哭。

力道又收敛。“那这样?"

“唔……不要拍比较好。"一成力道的无影掌也是很让人吃不消,何况她是孕妇,再打下去真的会出人命。

“我没有帮人拍过,拿捏不了力道。"严虑像在替自己的笨拙狡辩。

“我知道。真庆幸我之前没被你拍过,不然肋骨不知道断几根。"

“我是个很差劲的丈夫吧?连安慰人都不会。"严虑不再拍她,见她不哭,心也安了大半,压按在她发上的手掌却没有挪开的迹象,只是动作也跟着放轻放柔,就只是将她钉在他的肩窝,不放她起来,她只能勉强伸长手去拿桌上的芝麻大饼啃。

花迎春想了想,同意他的看法。“很差劲。"

“我一直以为自己得到的评价应该没这么糟才是……"他是自谦才说自己差劲,本以为她会回句“不会呀,你很好了"这类的甜言蜜语,是他错了,他期待太高。

“好吧,你不花天酒地,也不好渔色,更不会东娶一个小妾西纳一个婢来寻我麻烦,事实上你没这么差劲。"她替他洗刷“很差劲"的污名——只是普通差劲而已。

“那么你为什么想与我离缘?"

这个问题,严虑好久以前就想问,又觉得难以启齿,但是他一直不曾释怀。如果她真如对谷月惟说的故事里那名深坏丈夫的小媳妇,又为什么舍得离开他?她应该会想留在他身边,想办法等坏丈夫回心转意上她。

花迎春停下咀嚼,抬头看他,枕在他肩上的角度无法看清他的表情,她重新垂回视线。

“离缘是你和我双方都同意的事,那么,你又为什么要跟我离缘呢?"她反问他。

“……你子不好,太任,有时太缠人,又顶嘴,挑战我的耐心。"

数落得真顺口。“我承认我有你说的所有缺点。"她还觉得他批评得太含蓄了,她简直难搞又麻烦到顶点,耍小子,脾气一来时就冲得想顶死眼前的任何一个人,时常无理取闹,有理时又不饶人,这样的她只换来他轻描淡写的评价,他可真是厚道。

“你不要想转移我的问题。你为什么想跟我离缘?"

她又看了他一眼,表情显得意兴阑珊。“这问题很重要吗?!"离都离了。

“当然重要!"

花迎春以为他是大男人自尊受损,才会硬要她回答,于是思忖半晌,给了答案。

“问题不是出在你身上,是我。"她自己一边说一边颔首。

没错,问题全出在她身上。对严虑这个男人来说,要他从一而终就如同要他一辈子都吃同样一道菜色那样简单,他不是个会喜新厌旧的家伙。他娶了她,她就会是他此生唯一的妻子——不是因为太深或是痴缠眷恋,那不过是严虑的观念及行事风格——但是她不一样。

因为越来越,所以越来越无法容忍自己不存在于他的心中,越来越不能接受自已是一点重量也没有的女人。如果她很恬然,如果她不斤斤计较,如果她能做到云淡风清,她就不会愤懑地与他绝缘,或许他与她就能成为一世夫妻,一块白头到老,只是少了爱情,相敬如宾。

她不是就单纯想和他当一生一世的夫与妻吗?她明明可以如愿以偿的,只要不去思索或不这类伤人的问题,她可以一辈子稳坐严夫人的宝座……

问题全部都出于她身上,不是吗?

“你有什么问题?"

“我子不好,太任,有时太缠人,又顶嘴,老挑战你的耐心。"她盗用他的句子。

“这不是我要听的!"

“严虑,你不要问太清楚比较好哦……"她很担心她对他全盘吐实时,他会吓得抱头逃窜。

她总不能笑笑地对他拍肩撂话——因为我爱你到不准你不我,如果你不我,那我也不要爱你,所以我休掉你……

“如果我硬要呢?"他也有他的任

花迎春做了一个将嘴封起来的动作,明白告诉他,她会以沉默来对抗。

“是不是我对你不好,你嫁给我之后总是受委屈?"

她真的以沉默不语来回应。

“是不是我认为娶了你,你就是属于我的,太理所当然的认定让我忘了珍惜,所以你在处罚我?"

花迎春忙着咬饼,没空回他,只是听见他这么说时,身子明显僵了僵。

“不说就算了。"严虑知道花迎春真不想开口时,威利诱也不会有用。

“你身子养好了吗?抑或你会再藏起来不见踪影?"这个问题无关乎离缘,她总会愿意回答了吧?

“暂时……只能待在家里了。"她哪里还敢再回去原来的地方住?在找到新住所以前,乖乖待着是唯一选择了。

“你生了什么病?为何我从不知道你病得如此严重?"他抬起她的脸孔,紧锁着她的五官,想从她脸上看出端倪。他一直以为她身子骨很好,成亲的这段日子里,他未曾听过她犯病,连些小病小病也不曾——还是他真的忽视她至此,连这些都没关心过?

他长指滑过她的脸颊,蹙眉。

她的气色真的不好,有些倦累也有些疲意,上了些粉,勉强遮掉黯沉,脸上虽有笑,但不若他印象中的灿烂。

“你……在关心我吗?"花迎春困惑地问,她分辨不出来他看她的这种目光,太陌生了,那是关心吗?她好怕又自作多情,误解了他的本意,自己边感动边快乐地错估下去,到最后又闹出笑话。“你以前从来不这样的,从来没有过……"她表情愈发迷惘,瞅瞅他——明明是同一张脸没错,明明是同一个严虑呀,为什么不太一样?是不是她又误会了?因为太他了,将自己的情感投射在他的眼神里,所以才会觉得他看她时的黑眸变得同样复杂,不再单单只是冷淡?

她想看得更仔细些,一直告诫自己,不可以又 涂解读,要看清楚……

她也真的看得够清楚了,因为严虑的脸在她面前迅速放大,不断近,最后在她眼前模糊起来,因为靠得太近太近,使得她的双眼无法凝聚焦点,她还睁着眼,双唇已经被更炙热 润的气息吞噬。

严虑从来不在房门以外的地方吻她的!

他们是夫妇,连孩子都怀上了,亲吻这档事对两人而言当然不陌生,她还能仔细数出他吻过她几回,地点在哪里,哪时哪刻那天的天候是是晴,可是从没有一次是发生在房门外的!

不……不对!他干嘛吻她?!

他们已经不是夫与妻的关系,古板如他不会欺负良家妇女,就算是离缘的前妻也应该不会……呃,应该不会吧?

那他现在是在做什么?

花迎春脑子里填塞了太多东西,要一条一条归纳清楚恐怕得整理到明天,她不太专心去对抗严虑的侵噬。

为什么吻她?他应该不会吻她。为什么吻她?他应该不会吻她。为什么吻她?他应该不会吻她……

他突地咬了下她的舌尖,要她将心思放在他身上,力道不重,但是舌尖太敏感,无法忽视啮啃所带来的刺激,她一震,想瞪他,可是瞪得很使劲也没用,因为两张脸贴成这样,根本瞪也瞪不清楚。

他结束了这个吻,但是他的唇还是不断落在她唇角、下颚。

她听见他的喘息,她坐在他腿上,当然也察觉到他苏醒的欲望,她不是不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她明白的。可是……他怎么还会对她有欲望呢?

她咬唇,不是因为羞涩无措,反而是越来越迷糊不懂。

他这举动是喜欢她,还是单纯男人见着女人时不由自主的冲动?

她被他弄 涂了……他吻她吻得好轻柔,像很珍惜她似的,啄吻徘徊在她脸上颈上,他的手扯开毛大衣的系绳,探向她的襟口,将第一颗绣扣解开。

她还是咬着唇不放,看着他在她身上忙碌,看着他将暗红色的吻痕烙在她的肩窝。

严虑也发觉花迎春的不动如山,他在她颈间抬头,改吻向她的耳珠子。

“你在发愣?"

“我只是弄不懂你在做什么。"她声音好迷惑。

“你看不出来吗?我还以为你很清楚我在做什么——"他声音太沉太哑太诱人,他太久太久没这样抱她,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渴求。“我教过你的,不是吗?"他衔住她的耳珠子,故意轻咬轻笑,她所知的一切都是他教会她的。

她是知道他的举动代表些什么,他眼里的火焰她很熟悉,也曾被那样的炙热烧得浑身羞红,沉沦 迷醉而不可自拔。她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想这么做,他应该知道她总是无法抗拒他给予的热情,他吻她时,她总是忍不住战栗,他她时,她从不保留对他的迷恋——

他想用他的身体迷惑她吗?

“这样……算偷情 吧?"而她所认识的严虑实在不是会做出离经叛道之事的人。他不但在屋外吻她,甚至有欲罢不能的迹象,如果他现在将她抬上石桌,就在石桌上与她燕好,她也不会更惊讶了。“我们已经不是夫妻了——"她提醒他,却没阻止他的亲近。

“那么,就再成亲吧。"

这句话说完,让严虑自己惊愕。

这是他第二次提出再成亲的要求。头一次他可以当自己是口误,也可以当自己是试探她,那么这一次呢?这念头怎么在脑子里挥之不去,更甚至他觉得……还不赖?

相对于他,花迎春却是哧的一笑。

“只是因为想要和我欢好,你付出的代价不会太大、太不值得了点?"而且,做完之后呢?就再离缘吗?然后想做又成亲,做完又离缘;想做又成亲,做完又离缘……她可没办法学会他的豁达,离缘一次,已经让她疲力尽,她根本不能再挨一回这样的疼痛。

花迎春低着脸,喃喃细语道:“还是在说笑罢了?不要将这个当成玩笑,我听在耳里很痛的……"

“如果我是认真的,你又会给我怎生的答覆?"

如果我是认真的,你又会给我怎生的答覆?

可你是认真的吗?我会真的认真下去的……如果你不是认真的,我该怎么办?我找不到快速治疗好伤口的伤药,你转身走掉之后,我怎么办……

花迎春抱着脑袋低叫,她的头好痛、好混乱,她当然也想跳到他身上大叫“我愿意",她一直是那么不顾后果会有多疼痛多凄惨的人,为什么在那一瞬间,她的理智喊了暂停,推开他,逃掉了?

她不明白,她明明还是他不喜欢的那个她,她的任没变、她的子没改、她的缠人一如以往、她的顶嘴这辈子根本没机会修正、她老挑战他耐心的恶 也不会一夜 之间灰飞烟灭,他却回头招惹她,把她撩拨得不得安宁——

他会不会只是因为她曾经严重伤害他的自尊,所以一时气愤想再追回她,等她傻笨笨地跟他回去,他又放她一个人在房里房外盼着他,为他不时的漠不关心而暗暗流泪?

“宝贝,你说你爹是不是打这种坏主意?不然他为什么会反常?又没有突然变身为天仙美人,也没有突然 柔婉约起来,他没道理心动,对不?我也不相信他是因为失去我之后才发觉我的好,因为我一点也不好呀……"她不是想自我嫌恶,而是心知肚明,比她貌美比她 驯的女人街上随手一捉就是一串,他再怎么饥渴也不用吃回头草,放弃一大片青翠嫩草。

男人心,海底针,模也摸不着……

严虑自己也是轻轻按着额际,沉思地盯着桌上空白的纸张。

他应该要赶快画出赵老爷特别央求加盖的小妾居,要有山有水有鱼池有垂柳有……

甩下笔,他没心思画!

他到底是怎么了?!当初她在他身边时,他何曾如此在意过她?不就是将她当成家具晾在家中,觉得累、需要安慰时才会偎进她的怀里,因为他知道她就在身边,知道她不会拒绝接收他的依赖。只是他万万没料到,她有一天会逃他逃得远远的。

多差劲的丈夫,他给予过的关心竟然少到会让自己的妻子露出那般陌生的神情,而她给他的关心却是多到让他不断往外推还绰绰有余……

“人在福中不知福。"严虑得到了结论。

对,他不懂得惜福,拥有她时不珍视,直到她远去,他才惊觉自己在多早之前就已经习惯着她、依赖着她!

“严师傅,您说什么?"在一旁磨墨的工头被天外飞来的这句弄得一头雾水。

严虑定睛淡瞅,才记起自己人是在工地里,赵老爷还站着在等他落笔画出草图。他重新拾回墨笔,烦躁地画了一张又撕了一张。

“严师傅,等会要炸东边地底下那块大石的工作已经准备妥当。"

“知道了。"他应声,就在小工人要离开前又叫回他,“去花家饭馆知会一声,让她们也知道这事。"小小的爆破工程不会有太多危险,但是巨大的声响总是吓人。

“是。"

“顺便叫火药头过来。"

不一会儿,一名蓄满腮 的男人抹着手上的灰硝过来。严虑没抬眼看他,淡道:“剂量拿捏多少?"

火药头嘿嘿直笑,带点豪气,“可以把大石全炸成粉哩!"爆破的快感在于灰飞烟灭的一瞬之间,呀,想起来他就浑身精神抖擞、神清气爽、亢奋难当,好期待好高兴好快乐好想赶快炸哦!

严虑眉心一紧。炸成粉的剂量太多,花府就在一墙之隔,不妥。

“减半。"

减、减半?!

“减半会炸不碎呀!"而且减半炸起来没有完美的喜悦呀——

“不用炸成粉,只要炸成碎石便成。还有,有方法让爆破的声音降到最低吗?"

“砰个一声,捂个耳朵一会儿就过去啦。"火药头作势掩住双耳。

见严虑冷眼瞪过来,火药头可怜兮兮地缩缩肩,“那、那严哥您希望降到多小?"他尽力嘛,干嘛这么凶恶啦,呜。

“无声。"

“连放个屁都会有『噗』一声,何况是火——呃,好啦,我尽量……"火药头被瞪得很孬。他年龄虽然比严虑大,气势就没他一半强,还得必恭必敬叫他一声严哥。

爆破不能出声?

强人所难呀……

上一篇:第六章
下一篇:第八章